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神墓》:新章节 第五章 暗战

    巨蛇化龙功败垂成,当它的内丹爆碎的一刹那,万点金雨四处激shè,谁也没有发现其中一道金光飞向了远方。

    金光穿透无数林木落向了地面,一颗璀璨夺目的金sè珠子滚落到辰南的脚下,他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激动的蹲下身子,将金珠捡了起来。金珠光彩流动,发出的祥和光芒令他心神舒畅。关于龙的传说,辰南可谓知之甚深,眼前的金珠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巨蛇虽然化龙失败,但它毕竟达到了半龙之境,它体内蕴藏的力量一半是蛇的属xing,一半是龙的属xing。那颗爆碎的内丹是它体内jing元所化,集中了它全身的jing华,一半蛇元,一半龙元。内丹爆碎时蛇元全部消散在了空中,但龙元并没有消散,jing纯的龙元集中到了一起,形成了龙珠。

    龙珠,这真的是龙珠!辰南惊叹道。

    龙珠体积虽小,但却蕴藏着jing纯而又强大的龙力,这是一颗无价之宝。

    辰南非常清楚这个珠子的功用,在一个时辰之内,龙珠是活化的,如果这时将它吞服下去,而且承受住龙力的强大冲击,那么吞服龙珠之人便能吸收掉龙珠十之三、四的jing华,成就一身无上功力。如果在一个时辰之内,龙珠没有被任何人或动物吞服,那么它就会迅速失去光泽,强大的龙力全部内敛到珠子的核心,龙珠的外层会变的坚硬无比,非仙宝级兵器不能破之,也就意味着龙珠内的强大龙力不能够被随意汲取了。

    万年前,辰南的家世决定着他必须成为一名强者,奈何他的修为始终提不上去,功力低微是他痛苦的根源。他一直渴望获得强大的力量,如今机会就在眼前,但他却犹豫了,他不是怕抵挡不住强大的龙力冲击而爆体身亡,此时他想起了他父亲和他的一番对话。

    辰战道:天材地宝也许转瞬间就能够让一个人得到强大的力量,成为一名绝世高手,但有得必有失,在他得到一身梦寐以求的功力时,也意味着他永远失去了问鼎最强者的资格。自外界得来的力量桎梏着他自身力量的发展,是他永远无法冲破的枷锁。

    辰南道:即使不能成为最强者,但有机会做一名绝世高手也不错了。

    辰战道:能够承受住天材地宝强大的灵力冲击的人必非凡庸之辈,除了要拥有超绝的体质之外,还要有一颗永不屈服的心。这样的人如何能够忍受永远没有希望的煎熬,最终必会自毁。

    辰南道:不会这样极端吧?

    辰战道:强者不怕寂寞,就怕在追寻力量的道路上永远停滞不前。

    辰南虽然没有完全认同他父亲辰战的观点,但也觉得有一定的道理。

    吞下去,也许瞬间我就会成为一名强者,也许会立刻爆体而亡,但不管哪一种情况我都失去了成为最强者的资格。

    辰南自嘲道:像我这样武功停滞不前的人,也许吞下龙珠是最好的选择,毕竟这是一次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难道这是上天对我的恩赐?

    辰南低头看着手中光彩流动的龙珠,犹豫了很长时间,最后叹声道:可是我真的不甘心啊!我辰南不需要恩赐!

    回首往事,辰南有些失落。

    十六岁以前他曾被人称赞为武学天才,武功修为一ri千里,在同龄人中称得上第一人。然而此后是他噩梦的开始,无论他怎样用功,他的修为再也提升不上去,甚至家传玄功由第二重天的大乘之境跌落到了第一重天的中阶之境。看着同辈中人一个个超越了他,他心中无比失落,苦涩到了极点。他虽然隐隐猜测到,武功修为大跌和某些外因有关,但苦于无法查知真相。

    天才的光环褪去之后,无数嘲讽之声自背后铺天盖地而来,但他却什么也说不出。外界的舆论、家族的使命……巨大的压力如同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了他的心上,无能的表现令他自己都觉得他是一个平庸之辈,不配出生在那样一个家族。

    十六岁到二十岁这段时间,他觉得活着很累,甚至有过轻生的想法,在这期间他心中充满了迷茫。但他内心最深处始终存在着一种信念,他坚信早晚有一天能够冲破桎梏,打破现在的修炼壁垒,这是他修炼家传玄功不辍的动力。

    万载后重生,辰南的武学修为依然无丝毫进境,但来自家族的沉重压力却彻底消失了。经过一年的调整,他已经融入了现在这个社会。他已经从过去的痛苦中解脱出来,恢复了原来的本xing。

    也许今天我错过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我决不后悔!

    原本光彩流动的龙珠渐渐暗淡,最后光芒彻底内敛,颜sè也由金黄变成了碧绿,成了一颗普通的明珠。

    辰南将龙珠收好,沿原路回返,他一刻也不想停留,生怕被身后的小恶魔公主缠上。他爬上一座高山,远远望去,小公主等人还在火山口处,他长出了一口气,道:呼~~~终于摆脱掉小恶魔这个噩梦了。

    辰南已经在大山中转了三天,他尴尬的发现,他迷路了。连绵不绝的山脉无边无际,如果再找不到回路,他只能在大山中当野人了。

    一缕轻烟从远处的山林袅袅升起,辰南大喜,向前寻去。在距轻烟百丈距离处,他停了下来,他不敢莽撞上前,万一是小公主一伙人,他将死无葬身之地。

    经过仔细勘察,他终于确定这是一群陌生人,且这些人似乎在找出山的路。接下来的两ri,他一直悄悄地跟在这群人的身后。

    但好运似乎总是在躲着辰南,第三天的下午,他正不紧不慢的跟在那群人的身后,突然从他四周窜出七、八条人影,将他团团包围。从他们犀利的眼神可以看出每个人都是高手,从他们身上都散发出的冷森森的杀气可以想象的出每个人都经历过生死之战。

    前方的人全部折了回来,总共有二十几人,为首之人是一个青年人,看起来颇为英俊,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霸气。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辰南,皱眉道:你是什么人?为何鬼鬼祟祟的跟在我们后面?

    辰南解释道:我是一个迷路的猎户,想跟在你们的后面,走出这片大山。

    一个猎户敢走进这片山脉深处?

    我在猎捕一头白鹿时不知不觉中闯到了这里,结果找不到了回路。

    青年公子朝旁边一个魁梧的大汉指点道:你,上。

    从他命令手下的语气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惯于发号施令的人,辰南猜测这个青年公子必定是一个大有来头的人物

    大汉手中握着一把大剑,又宽又长,走过来后冲着辰南就劈了下来。辰南急忙闪向一旁,大汉一剑劈空,第二剑又至,剑身激发出一道淡青sè的光芒,斜斩辰南腰腹。

    辰南心中叫道:不会吧,实质化的剑气!这岂不是一个宗师级的高手!这种人怎么会甘心做别人的手下呢?

    震惊归震惊,他还是在第一时间内躲开了。

    淡青sè锋芒在地上劈出一条浅沟。

    辰南感觉非常奇怪,实质化剑气的威力不可能这么小,即使是普通的剑气也要比这一剑强上许多。

    难道是西方的斗气?他仔细看了看大汉的出剑姿势后,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大汉凶狠的劈斩又至,辰南被逼和大汉战在了一起,斗气一重接着一重,淡青sè的锋芒令辰南陷入险境。

    站在旁边的青年公子冷笑道:普通猎户有这么好的武功吗?你若再不说实话,十招之后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辰南忙喊道:停,我说。

    青年公子拍了拍手,道:停。

    大汉收剑而立,冲着辰南道:行啊,小子,居然接了我二十多招。

    辰南用万年前的大陆语小声叹道:无论哪一个时代都是强者为尊啊,我的武学修为倒退之后,注定要经历种种不快之事,虎落平阳被犬欺啊!

    他快速思量了一番,道:这位公子,我如果说我是一个学过武功的普通猎户你肯定不相信,不过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青年公子道:你如何证明?

    我是一个猎户,当然以猎手拥有的能力来证明。辰南弯下身,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土放到鼻端闻了闻,道:我敢肯定这方圆三里之内除了有一只雌虎外,没有其他大型野兽。

    哦,你真的肯定吗?青年公子问道。

    我肯定。

    好,杨冲你带几个人到附近去看一看。

    一个青年人应声道:是。他领了几个人,向树林深处搜索而去。

    仅盏茶时间,远处便传来一声虎啸,不一会儿工夫,几个人拖回来一只死虎。

    青年人看了一眼死虎,淡淡的笑了笑,道:照这样看来你真是一个猎户,不过我还有些疑问,从这里走出大山最快也要三天,难道你追了那头白鹿三天三夜吗?说完之后青年人语气变冷,喝声道:把他给我绑起来。

    几个高手冲了上去,将利刃抵在了辰南的各个要害之处。他一个人若想对抗这么多高手,无疑如蚍蜉撼树,所以他没有反抗。他心中苦笑,刚刚逃出小公主的魔爪,又成了别人的俘虏。

    青年公子的一个手下道:三……三少爷,为何将他捆起来,直接将他杀了算了。

    辰南从这句话不连贯的三少爷已经听出了一些味道,更加肯定这个人绝不是普通人。

    青年公子道:先把他押起来吧,我感觉这个人不一般,他没人动手之前,我竟然没有发现他是一个武者。

    辰南开始了第二次俘虏生活,但这次的待遇明显要比第一次好了许多,最起码没有人将他当成私有财产,时不时的向他表达兴奋之情。这群人纪律xing很强,没有多余的话语,只有那位公子偶尔和身旁的人低声说几句。

    两天后,辰南不得不感叹命运的神奇,他居然再次见到了小公主。如今小公主一行人只剩下了十人,在对抗巨蛇的过程中总共死了四个侍卫、两个见习魔法师,幸存的这些人也都身受重伤,至今未愈。

    当小公主看到青年公子一行人后吃了一惊,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瞬间便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天元大陆真是太小了,想不到在这里遇上了三皇子殿下。

    青年公子也是满脸笑意:是啊,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钰公主殿下。

    小公主笑道:三皇子不在拜月国皇城享福,怎么跑到我们楚国边境来了,难道要出使我国吗?出使我国好象也不用跑到深山里来吧。

    不远处的辰南听的清清楚楚,不禁有些感概,前后几天工夫,在茫茫大山中,居然到了一个公主和一个皇子。

    三皇子道:钰公主的言辞还是那样犀利,随意闯入他国边境这顶大帽子我可承受不起。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天元大陆中部地带的这片山脉应该不属于任何国家吧。

    小公主道:三皇子殿下ri理万机,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呢,毕竟这里已接近我们楚国边境,不得不让人心生疑虑啊。

    三皇子笑了起来,呵呵,钰公主过虑了,其实我这次之所以来这里,主要是听闻落风山脉中出现了一只麒麟神兽,我想碰碰运气去看一下那传说中的神兽。

    小公主道:哦,原来如此,没想到消息传的这么快,连远在拜月国的三皇子都知道了。

    三皇子道:传说麒麟出圣人现,神兽现世已震惊天下,这件事已在大陆上传的沸沸扬扬了。

    小公主叹气道:唉!真的想去看看那只麒麟到底是什么样子,可惜我没有机会了。

    三皇子奇道:公主殿下何出此言?

    我们在去往落风山脉的路上碰到了我师傅,他说那里太危险,硬是把我赶了回来,真是扫兴啊!小公主一脸愤愤之sè。

    三皇子眼中闪过一道jing光,道:难道是诸葛乘风前辈。

    就是那个老头子呗。

    诸葛前辈名动天下,一身武学修为超凡入圣,是我最敬仰的前辈高手之一。

    是吗,要是被那个老头子听见,一定会乐坏,说不定还会收你为徒呢。

    果真那样的话,我求之不得。

    小公主笑道:说不定这个老头子已经听见了,现在正犹豫是否真的收你为徒呢。

    三皇子脸上惊疑之sè一闪而过,笑道:呵呵,怎么会呢,诸葛前辈不是已经赶往落风山脉了吗,即使前辈他武功通神,也不可能听到几百公里以外的话语吧?

    小公主气呼呼道:这个老头子不放心,怕我再偷偷跑回去,他一直在路上跟着我。

    哦,看来老人家真的很疼你,怕你出现什么意外。三皇子笑道。

    分明是不信任我。

    三皇子看了看小公主的侍卫,道:钰公主,你的这些手下受伤了吗,怎么一个个脸sè惨白啊?

    是啊,我们在去落风山脉的路上碰到了一个远古巨人,幸亏老头子即时赶到,要不然真的危险了。小公主一脸后怕的样子。

    真是万幸啊!嗯,这片山脉经常有怪兽出没,没有一些高手保护你们可不行,要不这样吧,我护送你们出山。三皇子一脸诚挚之sè。

    小公主眼中寒光一闪而过,笑道:多谢三皇子殿下,不用麻烦你们了,我那个老鬼师傅会照顾好我们的。

    钰公主殿下不用和我客气,碰到这种事,于情于理我都要将殿下护送出去,况且诸葛前辈也不一定真的跟了下来。

    三皇子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真的不用你护送了,这里已是山脉的边缘地带,几乎没有怪兽出没。

    不行,我一定要护送你们出去,要不然我心里会不安的。

    小公主见无法再推辞,脸上露出感激之sè,道:那就有劳三皇子了。

    钰公主你太客气了。

    辰南将这一切看的清清楚楚,暗叹两人不愧出生在勾心斗角的帝王之家,短短片刻工夫就已完成了一次心战。

    小公主领着一干身受重伤的侍卫遇到拜月国的三皇子后心中颇为不安,她不相信这是巧遇,最大的可能就是对方早已守侯在这里。为了自保,她先是咄咄逼人的主动出击,令三皇子摸不清她的虚实,而后又无意间抬出诸葛乘风,令三皇子心中颇为忌惮。然而三皇子也绝非泛泛之辈,他心中虽然惊疑不定,但并没有就此退缩,而是想一路跟下去,进一步探听虚实。这两人可以说是满嘴鬼话,胡说八道。

    三皇子和小公主两拨人马一起向大山外走去,辰南走在队伍的后面暗暗庆幸,幸亏三皇子缠住了小公主,使小公主没有注意到他躲在队伍的后面。但好景不长,小恶魔手下的侍卫很快发现了他这个被捆绑的俘虏,一个侍卫跑上前去对小恶魔耳语了几句。

    在那一刻,辰南觉得黑暗笼罩了大地,天空失去了sè彩。

    小公主满脸兴奋之sè,笑嘻嘻地向辰南走来,毫无疑问,这是她遇到三皇子以来最真实的表情,但是辰南宁愿看她那虚假的笑容,也不愿见到她此时发自内心的微笑。

    他在心中高呼:地狱的恶魔快把你们的子孙领走!

    开始时三皇子怎么也不明白这个楚国的小公主为何突然兴奋起来,他不禁暗暗猜想是不是诸葛乘风已到了不远处,后来他随着小公主的目光望去,终于发现了令小公主兴奋的根源,竟然是前ri抓到的那个俘虏。

    三皇子大吃一惊,对辰南的身份开始胡乱猜疑起来,他咳嗽了一声,道:这个人在路上一直鬼鬼祟祟地跟在我们后面,后来被我的手下抓住了,公主殿下认识这个人吗?

    认识,当然认识。小公主咬牙切齿道:他是从我宫内带出来的小太监,本来是出来伺候我的,没想到遇上远古巨人时,他第一个就跑了。小李子你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我吧?

    辰南简直要晕了,居然被人称作太监。

    小公主恶狠狠的盯着他,其中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威胁兼恐吓让他配合。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辰南犹豫了一下,最后无奈的道:请公主殿下责罚。

    三皇子笑道:既然是钰公主的奴才,就请殿下自行发落吧。说罢,转身离去。

    嘿嘿嘿……小公主看着辰南,脸上充满了笑意。

    辰南身体一阵发寒,他压低声音道:公主殿下,我们做个交易吧。

    小公主想起先前辰南的那些污言秽语,气的身躯一阵颤抖,尖声道:和我做交易?你凭什么,你做梦吧。

    诸葛乘风其实不在,三皇子想对付你。辰南在小恶魔的手掌落下之前飞快的说出了这句话。

    小公主将举起的手掌放了下来,仔仔细细将他打量了一遍,道:看来我真的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这个臭贼还有几分头脑。不过————我现在心中非常不爽,交易延迟,现在我要发泄!

    啊……林中响起了辰南悲惨的叫声,期间夹杂着小恶魔公主得意的笑声。远处的三皇子等人面面相觑,对这位传闻中的小魔女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一轮明月高挂天边,皎洁的月光如洁白的羽毛般大片大片的洒在林间,夜风习习,吹来阵阵花草的幽香,整片山林笼罩在如水的月光之下,远远望去素淡、朦胧、和谐、宁静。

    鼻青脸肿的辰南正在和小恶魔公主在一间帐篷内低声交换意见,两人已经确定林间巧遇三皇子等人绝非偶然,这一切都是有预谋的,这些人早已守侯在这条出山的路上。

    小公主道:我一开始就有一种直觉,他们要对我不利,但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有这样的动机。

    辰南道:拜月国和楚国关系如何?

    小公主道:两国近年来关系还算可以,没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这就怪了,既然如此,他们为什么要对公主不利呢。辰南沉思了一会儿后,笑了起来,道:我明白了,他们是想在此劫sè。

    去死。小公主对着辰南的头狠狠的捶了一拳。

    辰南吃痛小声叫道:我不是正在帮殿下分析吗,公主殿下怎么能够这样激动呢?再说又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这方面你就不用考虑了,谁都知道这位三皇子不是一个生活糜烂之人。

    辰南道:也许……也许他想将公主殿下作为一件礼物送给别人。

    听辰南将她比作礼物,小恶魔公主气的怒目圆睁,冷声道:你这个败类说话真是太难听了,你不知道在和谁说话吗?但随后她又迅速冷静了下来,沉吟了一下,道:可能xing几乎为零。

    这就怪了,除了公主殿下之外,什么还能够令三皇子铤而走险呢,等等……

    后羿弓!

    后羿弓!

    辰南和小公主一起叫道,他们同时醒悟过来。

    当ri公主殿下用后羿弓shè杀巨蛇之时,金光箭划破长空之际,必是被三皇子看到了。

    怪不得这个家伙总是瞟向我背后的盒子,居然在打我们传国之宝后羿弓的主意,真是该死。小公主攥紧了小拳头,道:你这个败类到现在还没有想出一条应对之策吗?

    这也不能怪我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公主殿下的侍卫都已身受重伤,现在无可用之兵,我能怎么办?我看还是将后羿弓直接送给三皇子算了,所谓识时务者为……嘿嘿。看到小恶魔公主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辰南赶忙打住话语,干笑起来。

    你这个败类白天还大言不惭说要和我做交易,到头来却什么也帮不上。嘿嘿,这样也好,我可以毫无顾虑的收拾你了,你不知道这两天我找你有多么辛苦,恨不得立刻扒了你的皮。

    看着小公主那邪恶的笑容,辰南不禁打了个冷颤,公主殿下,当初我不是有意偷看你……出浴……

    听到这句话后,小公主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了,啊,你这个该死的败类,还敢提……我杀了你!

    起点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