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嗜血狂人之恋》:正文 第二章 阴谋、被杀

    这是一座繁华而又安静的城市,白天充满着和谐安详的持续,夜晚却充满着热血与喧哗,丁洪森已经熟悉了这座城市,

    这里没有大山里面的朴实与平静,只有虚假和无情,每个人都戴着一个面具,

    白天就戴着那个虚假的自己,晚上就摘掉那束缚的面具疯狂,现在是夏季,

    街上都走着风骚的人们,她们在夜里宣泄着自己白天的空虚,他们在夜里吐露出自己的残忍,

    这时候丁洪森他正在洗漱准备上班了,他今年已经十八了,

    没有了两年前的幼稚,没有两年前的单纯,满脸都是一种成熟的气质,

    当年段老三也就是带他来y省的那个男人,他没有把丁洪森转手出去,

    而是留在自己身边,用了一年时间终于把丁洪森训练出来,

    现在成为了y省响当当的人物了。一间地下迪吧,里面的热情已经漫漏出来,丁洪森打开门,

    站在里面的小弟恭敬的说:“森哥好!”

    丁洪森面无表情的说:“恩,里面没什么情况吧?”

    小弟一脸 讨好道:“森哥,里面没有什么情况。”

    “哦,我进去看看!”丁洪森快步向里走,过了几道门就能听到狂嗨的dj和人浪声,丁洪森没有走进去,而是转弯走开,这家娱乐场所是段老三的家底,

    几乎所有服务都有,一间包间里,段老三正和一位年迈的光头老板交谈什么,

    丁洪森推门而进,在段老三点头示意下坐在他旁边。丁洪森陪着他们大口大口地喝着酒,

    直到晚上三点,丁洪森和段老三才送走这个光头老板,他两回到包间里,段老三拿出一个文档袋递给丁洪森,

    文档里是一个男子的信息,丁洪森看了几眼很平常的点点头,段老三从怀里掏出两扎钱放在桌子上,

    然后点燃一根烟说:“小心点。”丁洪森拿起钱,转身离开了包间。

    回到家,随手把钱扔在桌子上,脱下上衣露出那一道道陈年的伤疤,

    他把文档袋打开,拿出目标的信息资料订在墙上然后走进浴室,哗哗哗的水声响起。

    三日后,丁洪森家中,“喂!有消息没?”

    “有了,森哥你今晚去琉璃胡同,那家伙今晚在哪里和他的情妇见面。”

    “哦,我知道了。”丁洪森挂掉电话一脸复杂的表情坐在沙发上。

    下午七点,丁洪森早早的吃了饭,穿上一套运动黑衣,戴上一副薄皮手套,

    提着一个半米的背包来到了琉璃胡同口,这是一个死胡同,所以只要目标出现那么他必死无疑,

    丁洪森信心十足的坐在摩托车上,看着周围的环境,突然有点发愁,

    因为这里就这一条胡同,而且胡同里面没有多长,只有四家门户,如果被围在里面可不好出来。

    想来想去,天色已经黑漆漆了,今夜没有月亮,没有星星,路灯一闪一闪的,

    丁洪森感觉有点忐忑,现在才十点半这条路就没有人了,突然胡同里响出了关门声,丁洪森警觉的看了看四周,

    慢慢的从背包里拿出一把半米长刀身刻着龙纹的砍刀放在背后,目光看着胡同,

    听着越来越进的脚步声。当那张熟悉了一下午的面容在路灯下显现,丁洪森毫无迟疑的提刀冲了过去,

    目标看着丁洪森冲来,利索的回头就跑,当他转身后嘴角漏出了微笑,

    丁洪森一路追进乌漆抹黑的胡同里,突然他停下脚步,在这个只能看到四五米远的胡同里,

    他感觉到了一股气,这种气就像广场上一样,很多人聚在一起的那种气氛,

    但是这种气氛不是活跃的,而是一股寒冷刺骨的,丁洪森知道事情不对马上回头,

    可是那里还有路走,在灯光的照耀下,那一群人提着刀晃摇地向丁洪森走来,不用说,

    丁洪森中了埋伏,“哈哈,早就得到消息,那个死光头买我的命,没想到他竟然请动段老三的得力助手。”

    不用说,这时候能发言的可能就是那个目标了,丁洪森看不到他躲到了那里,

    所以对着人群说:“呵呵,今天中了你得奸计,看来是出不去了,但我也不是任凭处置的人,来吧!”

    丁洪森紧握砍刀,心里坚定地转身向出口冲去,他不是不怕死 ,只有冲出去才有可能活下去。

    飞快冲刺然后一跃而起,由上往下对着迎面的男子劈去,一刀劈进了他的头,

    同时丁洪森也被一刀划在肚皮上,丁洪森知道,这些人是收钱办事只要下死手才能震住他们,

    于是他刀刀都往敌人得头上劈,本来安静的胡同却传来了震人心魂的厮杀声。

    横劈,竖砍的在人群里挥动,一心只为让敌人一个个倒下,

    每倒下一个敌人这给了丁洪森一分希望,他的双眼在黑夜里闪烁着光芒,那种杀气弥漫在空气中,

    残肢飞向空中,热血洒在脸上,这一刻谁都没有想什么后果,没有顾忌得厮杀,

    丁洪森只想杀出一条路回家,敌人只想杀了丁洪森为兄弟报仇和领钱回家。

    这时候丁洪森就像修罗刹一样不停的挥动着砍刀,更像一只恶虎一样,就算死也要咬敌人一口,

    当胡同里面的人一个个浑身是血的出来,可是这些面孔都是陌生的,丁洪森呢?

    他这时躺在血泊里,没有了刚刚的凶猛,静静的躺在地上,双眼空洞的看着天空,

    他提刀的手掉在一旁,全身都被鲜血染红。周围倒着十几具尸体,犹如一个炼尸厂恐怖恶心。

    一只黑猫走在血泊中,一步一步地走向丁洪森,它舔了舔丁洪森脸上的鲜血,突然的惊动吓的它飞快离去。

    “呵呵,今夜大丰收啊!这么多试验品,大家快搬,不要漏掉他们的肢体。”

    一个纤瘦老人,他指挥着手下把尸体搬运到一辆货车上。

    每一具尸体都被一个袋子装着,这个老人满脸得岁月印记,穿着一身旧布衣,背很驼,身体就像一个弯曲的木棍一样让人看一眼就感到惊恐与恶心。

    他不耐烦地说:“都他妈快点,一会儿警察就到了!”

    手下听到老板的督促马上加快了动作,三两下拣起残肢扔进装尸体的袋子里。

    一切做好后,他们乘车向着黑夜扬长而去。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