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妻驾到:冷血总裁,请接招!》:正文 002对她残忍

    眉头皱了一下,厉傅曜冷眼看着沉默低头的苏琉璃,冰冷的语调再次响起来,只是声音提高几分,冷酷里已经有些不悦:“琉璃,道歉。”

    一颗心剧烈的痛着,如同被撕扯成了两半,苏琉璃缓缓地闭上眼睛,压抑着眼里的泪水,很快恢复成平常温顺的语调:“妈,对不起。”

    话音一落,泪水顺着紧闭的眼睛滑落下来,苏琉璃快速的转身,朝着楼梯走去,喉咙里轻轻哽咽,不让任何人看见她的脆弱,却不料在楼梯处撞到一个姿色妖媚的女人,女人笑着让过她,她甚至听到对方发出的讥讽笑声。

    “阿姨早,我是艾林莎,昨晚多亏曜的细心照顾,在贵府过夜,真是叨扰您了。过夜两个字,咬的尤其的重,清晰传入正在上楼的苏琉璃耳中。

    换做平常,艾林莎这种三流小明星姿色的女人,简心梅是话都懒得说,瞟一眼上楼的穷酸媳妇,微微一笑,大方优:“哪里,艾小姐要是喜欢的话,以后多来玩就是。”

    “真的吗?!”艾林莎大喜,高兴地握住简心梅的手,“阿姨你真是太好了!”

    简心梅不动声色嫌弃地拂开艾丽莎的手,她就是看不得苏琉璃那副受了多大委屈的样子,用其他女人来刺激她,再好不过,雍容华贵的笑容无懈可击:“先留下吃完早饭,再让傅曜送你吧。”

    “谢谢阿姨!”艾林莎简直就是欣喜若狂!

    等到汽车的引擎声音渐渐地远去,简心梅傲然的微扬下巴,语气里尽是不屑:“刘妈,她一口一个阿姨,我有这么老吗?”

    “太太年轻貌美,和艾小姐站在一起,看上去比艾小姐还要年轻个一两岁呢。”刘妈服侍厉家已经十几年,知道主子的性情,笑着哈腰。

    “你这滑嘴婆子!”简心梅笑骂一声下人,身子一转,朝着楼梯口走去:“走吧,去看看我们家的穷酸媳妇,是不是委屈的躲在被子里哭。”

    不由分说的踢开苏琉璃房间的门,简心梅尖利的声音夹杂着嫌恶,看着躺在床上的苏琉璃。虽然已经是四十多岁,可是她保养良好,依然化了妆,风韵犹存的脸因尖酸刻薄而显得异常丑陋:“穷酸鬼,你准备这样在床上瘫一天!?”

    苏琉璃缓缓睁开眼睛,隐匿住眼底一闪而过的厌恶情绪,面对怒骂的简心梅,依然是波澜不惊,仔细的看,还会发现整齐的刘海下,一双所有人都以为平静无奇的眼睛,却如大海一样深邃而又湛蓝。

    “看什么看?又在装委屈可怜吗?不过就算是你是真的委屈可怜,傅曜也不会看你一眼,他刚才已经送那个三流小明星出去了,啧啧,厉家的正牌媳妇,看到老公养小三都不敢说半句话,你就那么喜欢厉家的钱财,喜欢到不要自己女人的尊严了!?”

    “我没有。”她淡淡开口,“身体有些不舒服,我躺一会。”

    “哟呵,瞧瞧这话,说得跟自己是豪门养尊处优的千金小姐似的,你这副孤儿院长大的肮脏身子,下贱脾气,别以为嫁入厉家就是飞上枝头的凤凰,我要是真不高兴,分分钟可以让傅曜和你离婚!哼!”简心梅讥讽的笑着,带着鄙夷嘲讽的目光如同利刃一般,毫不客气的射向床上的苏琉璃。

    “妈,傅曜已经当着我的面,撕了结婚证,我们不会离婚的。”仿佛是抓住救命的稻草,唯有这一点,让她感到安慰。

    正是因为在孤儿院长大,所以她当初才会答应厉傅曜,嫁进厉家。

    从小孤苦无依的她,曾经以为老天对她仁慈了一回,让她从此能够改写命运,却没有想到,却让她跌入更深的深渊,所以现在,她才会义无反顾的选择一个有保障的婚姻,即使她爱的这个男人,她的丈夫,不爱她。

    “你就是仗着这个,才对妈如此无礼!?”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厉傅曜,挺拔颀长的身子站在门口,给人以逼迫性的无形压力,冰渣子的话一丢出,顿时让房间里面的温度降到最低。

    “真真是……傅曜,你看你的好妻子!”简心梅本来打算补上苏琉璃一巴掌,见到厉傅曜之后,立刻收手,气得不行的样子,扶着刘妈,临走时火上加油的叮嘱儿子:“你好好管教你的妻子,这一次是摔筷子,我怕下一次,她要拿碗砸我呢!”

    “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叫你不要跟妈争吵,难道你不知道妈是长辈,她心脏不好,随时会有生命危险,”冷冷的训斥不含带一丝的感情,语调依旧冰冷:“我工作已经很累了,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出现,你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动不动就耍脾气!”

    说完话,连多留一分钟都不愿意,厉傅曜直接迈开大步,冷傲伟岸的身影转身走出房间去。

    一直低垂的头,终于抬起,泪水迷蒙了眼睛,苏琉璃静静地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狠绝,凌厉,永远都散发着绝对性的王者气息,商业界让人闻风丧胆的冷血总裁!

    在他的眼里,却没有能容下自己的地方,既然不爱,为什么当初要招惹自己,为什么要给她一个牢不可破的婚姻,让她深陷其中……嘴角嘲讽地挑起一丝笑容,琉璃从床上起身,走到房门口,关上了门。

    别墅门口,手里夹着烟,神情慵懒的男人,已经笑着听完下人们关于今天早上绘声绘色的转述,俊美的脸上表情邪魅而又散漫,听到楼梯口的脚步声,吸了一口烟,一张俊颜隐匿在青烟之中,沈牧南才懒懒开口:“你对她,太残忍了一点。”

    “残忍又如何?等到她怀孕生子之后,我会给她足够的钱,让她可以衣食无忧,孩子也可以给她抚养。”低沉的嗓音绝情冷酷,厉傅曜深邃的目光隐藏在眉宇之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许多残忍的事情,为了能救心爱的人,他不在乎任何手段,就算是违背原则,去欺骗一段感情,他也毫不犹豫。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