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妻驾到:冷血总裁,请接招!》:正文 263红獒解散

    “不要说了,什么都不要说了,我求求你,不要说了。”苏琉璃抱着萧楠的双手轻微的发抖,双眸之中充满着血丝,狂烈的风从仓库外面吹进来,扬起她黑色的发丝,像是无数在半空之中飞舞的墨线,“你告诉我,是谁害你,我替你报仇。”

    “呵……”萧楠艰难的从冒血的喉咙之间发出一声模糊的笑声,他在被迫加入红獒的那一刻开始,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日会死在这样一个温暖的怀抱里面。

    当初被人带红獒的时候,萧楠就深刻的意识到,他这一生,已经没有资格去做一个平凡人,因为他从小被训练出来的敏锐度和让常人难以理解的精神力,有的时候,就连红獒里面的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方面对他有着一种尊敬,但是另外一方面,也是深刻的惧怕着他。

    至于报仇,萧楠曾经以为,只要自己不惨死街头,那就够了,他这一生没有亲人,更加没有想过自己死过之后还会有人报仇这件事情。

    “我没有……亲人……”萧楠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到苏琉璃的发丝,却像是害怕弄脏她一头乌黑的头发,因此,他的动作显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不!”苏琉璃哭得不可抑制,双手抱着萧楠不停的颤抖,伸手想要抹干净他脸上的鲜血,可是那些鲜血从他的身体里面冒出来,她只觉得越来越多,根本就不可能弄得干净:“你有亲人,你有一个哥哥,他叫萧楠,你叫萧木北,你们是亲人,你有亲人……”

    “哥哥……”方才模糊的意识之中看见的那张脸又浮现出来,那只不过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模样,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面孔,少年的脸上是温和的笑容,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掌伸向萧楠:“来,跟我走吧。”

    “哥哥来接我了……”萧楠嘴角露出满意的笑容,恍惚之间觉得自己还有事情想要告诉苏琉璃,艰难的将半空之中的手,朝着某一个方向费力的转了过去:“小心……”

    苏琉璃意识到萧楠现在是回光返照,她俯身低下头,尽可能小心翼翼的靠近萧楠的嘴唇,想要听清楚萧楠的嘴里说的是什么。

    “小心……”萧楠蓦然一下睁开双眼,喉咙里面发出一个模糊的音节:“单……”

    突然,他伸到半空之中的手在空中僵硬了片刻,然后重重的垂落了下来,搭在苏琉璃的手背上。

    “萧楠!萧楠!”苏琉璃抱着怀里的血人,撕心裂肺的仰头怒吼:“萧楠!”

    她声音里面的悲痛,不是任何一个人可以理解的,苏琉璃自小由萧楠带大,每次出完任务之后,回来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的人就是萧楠,他俯身温柔地问她疼不疼,给她包扎伤口,指导她如何更加出色的完成任务,然后耐心的告诉她,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比自己更加只得信赖,要想在这个世界上活下来,就只能依靠自己。

    所以,苏琉璃在看见萧木北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将这个人与记忆之中的萧楠结合在了一起,纵然是后来知道了他并不是萧楠,但是他是萧楠的弟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和他有着血脉之亲的亲人。

    苏琉璃从来都没有将萧楠当做外人看待过,他的死,对她的影响,甚至大过雷霄。

    苏琉璃不知道自己的这一份感情从而而来,但是她心底就是这样想的,让她说谎,她做不到。

    萧楠的那只手从半空之中垂落下来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转到单海的那边,堪堪指向最中间栏杆后面的单老爷子。

    苏琉璃缓缓地将怀里的人放下来,让他平躺在地上,脚下蓦然发力,以一种极快的速度,猛然一下冲向栏杆后面,二话不说直接握着单老爷子那只握着枪的手,苏琉璃捏着那只手,靠在栏杆上,往外狠狠的一折。

    “咔嚓!”只听见一声骨头的脆响,以及一声痛苦难耐的叫声,单老爷子的右手已经被苏琉璃折断。

    “啊!!!”

    站在单海身边的林欢看见这一幕,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刚要跨出去一步阻止苏琉璃继续对单老爷子施暴,身边的单海突然伸出手,轻轻的一个眼神递了过去,拦住了林欢的脚步。

    “啊!!!”又是一声痛彻心扉的叫声,苏琉璃将单老爷子的另外一只手也折断了。

    林欢心中暗暗发凉,吞咽了一口口水,看了一眼单海,心中越发打定主意一定要讨好这位新主子,饶是他们这些把生死挂在嘴边,经常一出手就是一条人命的杀手,也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亲人在自己的面前受到断腕的折磨。

    而单海,半年之前,他还只不过是一个对红獒一无所知的单纯的男人。

    半年之后,他已经能够面不改色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人在面前活生生的折磨。

    林欢打了一个寒颤。

    苏琉璃拖着单老爷子的一只断手,脸色狰狞的将枯瘦的老人拖着靠近栏杆,握着老人的一整只胳膊,眼看又要折断,厉傅曜皱了皱眉头,大步的走过去,按住苏琉璃:“琉璃,够了!”

    “我要杀了他!”苏琉璃完全丧失了理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杀了眼前的这个人,是他害死了凰盟的这么多兄弟姐妹,是他害死了雷霄,甚至,是他害死了她肚子里面的孩子!

    这个恶魔!

    厉傅曜刚才将林欢和单海的小动作收入眼里,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但是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妥,只能按住苏琉璃,不然她闹出人命:“萧楠的手在半空之中停住,只是恰好指向的方向是这边,我们谁也没有看见是他开的枪,你冷静一点,苏琉璃,不能失去理智。”

    “不是他还有谁!他的手里有枪,你现在就要我把萧楠肚子里面的子弹挖出来给你看看吗?”苏琉璃已经丧失了正常的分辨能力,萧楠的死,对她而言,是一种莫大的打击。

    “苏琉璃!”厉傅曜抱住苏琉璃的腰身,不让她有任何的动作,蓦然一声厉吼:“你冷静一点!”

    一声炸雷响在苏琉璃的耳边,她这才仿佛从被人从梦中惊醒一样,浑身无力的被厉傅曜抱在怀里,双眼之中血丝弥漫,双手朝下垂着,木然的看着只剩下半条命,在栏杆之中挣扎的单老爷子。

    她低着头看着自己满手的血,这不是她的血。

    “在这里,我想代表我的父亲,对各位说一声对不起。”单海深深的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弯腰下去,林欢跟在他的身后,自然也是低头弯腰。

    “刚才我回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萧楠是什么时候藏在了我的车上,还没有等我下车,他就已经直接朝着仓库这边冲了下来,我父亲以为冲进来的是我,所以才开枪……”

    “你说谎!”苏琉璃刚刚平复下来的情绪猛然又变得激动:“单海,我不要相信你,你这个骗子,你们合伙杀了萧楠!你们是杀人犯!”

    “苏琉璃!”此时根本就没有人在讲道理,每个人都将自己的分贝拔高到其他人无法超越的程度,仿佛那样,才能证明自己十分有道理一样:“萧楠这么大的一个活人,要不是他想要背叛你们,偷偷的上我的车,想要来救我父亲,重新建造红獒,你觉得以我的能力,我能在你们的眼皮子底下,带走这么活生生的一个人吗?!”

    “我把我父亲软禁在这里,就是为了把他交给你们,交给警方处理,我大义灭亲是为了什么?!你现在竟然怀疑我!”

    “单海。”厉傅曜皱着眉头,开口问了一个跟现在漠不相关的问题:“你把你父亲交给我们,你准备怎么跟你母亲和你姐姐说明?”

    “实话实说,我准备带着姐姐和母亲一起出国,远离这一切。”

    仓库外面响起警笛的声音,是宋佳莹事打了电话给警察局,让他们过来带人走。

    经验丰富的警察立刻将现场围了起来,拉起了警戒线,上前查看萧楠的死状,用灰白色的布,将尸体覆盖起来,抬了出去。

    苏琉璃在警员抬出萧楠的时候,上前拦住了警员,她双眼通红,两只手上都是干涸的鲜血,声音嘶哑而又艰难的开口:“能不能把他骨灰留给我,我是他的亲人。”

    “苏琉璃……”厉傅曜不忍心,站在苏琉璃的身边,轻轻的揽住了她的肩膀。

    在警员点头答应之后,苏琉璃由衷的说了一声,“谢谢。”

    当初萧楠为了救自己,在火场牺牲,现场被烧的一片模糊,连模糊的骨灰都找不回来,凰盟的人后来捧了一坛不知道是什么灰,将灵位高高的供着。

    单老爷子被警方带走,剩下的警察留下来清理现场的痕迹。

    沈牧南从一开始到现场,方才晃过神后,抹了一把冷汗,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这一切,总算是结束了。”

    单海跟着警方一起去警察局做笔录,以供出父亲以往的恶劣事迹。

    厉傅曜看着单海离开的背影,眉头皱的很紧很紧:“走吧,我们也该回去了。”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