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妻驾到:冷血总裁,请接招!》:正文 264结婚仪式

    红獒的事情落下帷幕,凰中云带着白晓离开本地前往多伦多,继续维持着凰盟,凰盟依然还是会接一些灰色地带的单子,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开始渐渐地刻意低调,似乎像是要让自己在人们的印象之中慢慢的消失一样。

    厉傅曜和苏琉璃的婚礼,凰盟的人没有参加,苏琉璃当初离开凰盟,凰中云之所以没有阻拦住,是因为他也觉得苏琉璃应该离开,一个在生与死之间挣扎过来的女人,亲眼目睹了同伴去世的女人,能够摆脱这一段腥风血雨的生活,开始正常人安宁的生活,那是在好不过的事情。

    厉傅曜和苏琉璃的婚礼,在雪过天晴的春天举行,和预期之中的一样,厉傅曜邀请了几位好友参加婚礼,男的俊,女的美,两个冰雪聪明的孩子做花童。

    这样一来,作为主角的新娘和新郎反而倒是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吸引人。

    苏琉璃的化妆房间里面,镜子之中的人紧紧的凝视着她,目光不愿意在她的五官之上离开一丝一毫,他低头,用修长的指尖细细的为她描绘着脸上的轮廓。

    当细软的笔刷扫了她长而浓密的睫毛的时候,苏琉璃忍不住低头笑了,她穿着一抹平口一字领的婚纱坐在白色的椅子,纯白的裙摆被裁制成无数皱褶,一层轻纱柔柔的给褶皱裙上蒙上一层薄雾,阳光从窗口泄下来,铺开在裙摆上,更添高贵优。

    “笑什么?”厉傅曜嘴上这样说着,自己的嘴角却也不自觉的就跳了起来,手中的刷子在手背上有意无意轻轻的扫着,“我听别人说,想要白头偕老举案齐眉,都要丈夫给妻子描眉。”

    “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苏琉璃笑着拍开厉傅曜的手,“描眉就能举案齐眉,那法官可省了不少的事儿。”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都想这么做,这样,心中踏实许多。”厉傅曜笑着,一只手撑在苏琉璃的肩膀上面,抬手轻轻的为她描绘着秀气的眉形。他半弯着身体,低头俯身靠的她十分的近,两个人能够听见彼此的心跳声音。

    苏琉璃的心跳的跳动比平常快很多,她坐在椅子上面,双目微微闭着感受着面前这个男人熟悉的气息。

    “怎么了,很紧张吗?”厉傅曜感受到苏琉璃的心跳声音,笑着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都是认识的人,你就当是平常的晚宴好了,不用这么紧张的。”

    说到底,这场婚礼,苏琉璃本来是不想举行,可是厉傅曜说了,会在婚礼上给她一个巨大的惊喜,并且,补办一场婚礼给苏琉璃,对他而言,是完成心底的一个仪式,他第一次娶她的时候,几乎无人知晓,这一次,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知道,她苏琉璃是他厉傅曜的妻子。

    “我从未见过你父亲,怎么能够不紧张。”苏琉璃这会儿有了做人家媳妇的小心思,生怕未来的公公不喜欢自己。

    “你看吧,我就说不能告诉你,要是告诉你了,你一定会有心理压力,本来想在婚礼让我父亲出现,给你一个惊喜的。”厉傅曜看见苏琉璃的紧张,不仅不安慰她,反而故意吓她说道:“说实话,我也很久没有见过我的父亲了,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快要忘记了,这一次要不是他主动联系我,说要回来参加我的婚礼,我都快要忘记我还有这么一个神神秘秘的父亲了。”

    “那……”苏琉璃仰着一张笑脸,抬头问厉傅曜,脸上是紧张和担心:“你父亲会喜欢我的吗?”

    “你放心,他一定会喜欢你,也会认为,你是他唯一的好儿媳妇,放心吧,没事的,来,我们继续。”苏琉璃脸上的妆容只剩下右边的眉毛,她仰着头,耐心的让厉傅曜给自己画完整。

    “喂,我说,你们两个人就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了,孩子都有了还这么黏糊,婚礼马上开始了。”长孙晨哲带着宋佳莹开门进来,看着两个人幸福的样子,嘴角挂着微笑。

    距离红獒的消失已经有了半年多的时间,这半年的时间里,苏琉璃一直在平复自己的情绪,厉傅曜耐心的在她的身边陪伴着她,整整一百多天,经过两个心里承受力强大的人的磨合,苏琉璃和厉傅曜才开始计划着婚礼。

    “是啊是啊!赶快出来,让大家看看我们美丽的新娘子!”宋佳莹快乐的笑着,跑到苏琉璃的身边,挥了挥手,让两个男人赶出房间:“快,长孙晨哲,你带厉大少爷在礼堂里面等着,等着我牵着美丽的新娘子出来。”

    厉傅曜和苏琉璃现在的关系,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根本就不过分,他弯腰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温柔地笑着说:“我在外面等你,你快点来。”

    “嗯,去吧。”苏琉璃笑着挥挥手,看着厉傅曜和长孙晨哲一起离开,开始整理好婚纱,等待着入场。

    两个人举行的还是西式的婚礼,宋佳莹一边蹲下来给苏琉璃抚平婚纱,苏琉璃一边笑着看着这个性格开朗大气的女孩,问道:“宋佳莹,你和长孙晨哲打算什么时候结婚?”

    “我们呀?我们打算等到纪念日的那一天。”宋佳莹说话之间,不经意的便透露出了温柔的语气、

    “纪念日?”苏琉璃虽然有本事,但是也猜不到宋佳莹说的纪念日是哪一天:“你和长孙开始交往的日子嘛?”

    “切,就他那吊儿郎当的脾气,打死都不承认是他主动开口提出跟我交往的,非要说是我逼的,我们谁都不承认是自己开口提出要和对方交往,也记不清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所以呢,纪念日不是交往的那一天,而是我们相互认识的那一天。”

    “认识?”苏琉璃在脑海之中细细的回忆着长孙晨哲和宋佳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就是我去现场报道一起爆炸的新闻,我记得那个时候是在城西的大礼堂里面,当天里面还有一对新人正在举行婚礼,然后礼堂里面发生了爆炸,紧接着长孙晨哲就从里面冲了出来,咦,那天是谁在里面结婚来着,好像还有挺多政府官员,也正是这个原因,我老爹才让我去现场的。”宋佳莹垂着捶着脑袋,硬是想不起来那一天到底是谁在里面进行婚礼仪式。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只要记得那一天是你和长孙晨哲认识的日子,你们永远都记得两个人见面瞬间就好了。”苏琉璃低头微微一笑,笑容有些苦涩,眼角闪过晶莹的水意,但是很快却又被她压下,淡淡一笑:“我们出去吧。”

    “嗯,好,琉璃姐,我扶着你。”宋佳莹是个性子爽朗的,苏琉璃这样一说,她也就懒得去回忆当天到底是谁在里面举行婚礼了。

    宋佳莹不记得,苏琉璃却记得清清楚楚,那一天,在城西礼堂举行婚礼的人,正是她和萧楠,那个时候,萧楠逼着她嫁给他,他用一种极端的手段,让她对他生恨的手段,逼着她留在他的身边,也就是那个时候,在地道里面,苏琉璃才真真正正的认识了萧楠。

    “琉璃姐,你怎么哭了?”宋佳莹不经意的抬头,竟然发现苏琉璃的脸颊上挂着两条水意晶莹的泪珠。

    “呵呵,我没事。”苏琉璃哭得连自己都不自觉,微微一笑,说道:“我想到了一些老朋友,他们远在他乡,不能来参加我的婚礼,未免有些感慨。”

    宋佳莹却好像明白了什么一样,低着头,默默地说道:“琉璃姐,有的朋友,这一辈子都只能被放在朋友的那个位置,不能进一步,也不能远一点,其实,也是一种幸运。”

    苏琉璃仰头微笑,阳光照射在她的脸上,反射出璀璨的笑容,她抬手抹去泪水,心情瞬间变得开朗:“谁说不是讷!”

    “那我们走吧!”宋佳莹笑的开心,她穿着一身警服,像一个英勇的骑士,挽着公主一样,带着苏琉璃,缓缓的朝着教堂的方向走过去,远远的,已经能够看见两个孩子在礼堂的外面,站得笔直,可爱的跟两个安琪儿一样,等待着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时刻。

    苏琉璃和厉傅曜的婚礼上,长孙封腾负责维护现场的秩序,他向来习惯了站在灰暗的影子下面,静静地抬着台上的人幸福,此时此刻也是一样,望着厉傅曜站在台上,他的目光温柔的仿佛能够滴出水来,望着礼堂的入口处,等待着他的新娘的到来。

    突然,身边有人挤了过来,长孙封腾转眼一看,认出来那个人是餮盟里面负责维护今天秩序的人员,“发生什么事情了?”

    那人踮着脚,举手遮住嘴唇,在长孙封腾的嘴边轻轻的说了几句什么,长孙封腾的脸色顿时大变,立刻望向台上的厉傅曜,身子僵硬了片刻,就往台上冲了过去!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