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妻驾到:冷血总裁,请接招!》:正文 265单海来访

    “怎么了?”突然看见好友送上来,厉傅曜微微皱眉。

    长孙封腾向来都是以稳重和冷静出名,不管发生怎么事情都能够冷静的对待,而现在他却粗莽的冲上来,说明他很有可能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长孙封腾突然出现在台上,让下面的人都纷纷窃窃私语,不知道这厉家又是闹的什么事情。

    长孙封腾站在厉傅曜的身边,表情凝重的皱着眉头说道:“你父亲来了。”

    厉傅曜微微一笑:“我已经得到过消息,没事,他这次回来,是来参加我的的婚礼,放心吧。”

    长孙封腾却没有立刻走开,而是眉头皱的更加的紧张,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很快的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厉傅曜闻言脸色一变,“他来做什么?!”

    “暂时还不知道,但是他是和你父亲一起来的,所以我手下的人,也不敢拦着,不管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我们都要提高警惕,我会让收下地人盯着他,尽量不让他出现在苏琉璃的视线范围之类。”

    “这一点我知道,你先下去吧,我相信自己,我也相信琉璃,我们会顺利完成婚礼。”厉傅曜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长孙封腾听,他咬字十分重,仿佛同时又是为了说服自己。

    “我担心他的目的是两个孩子。”就目前而言,要是那个人还存在想要打败厉傅曜的幻想的话,只能从孩子开始下手。

    “在舞台边上多加一点人手,等苏琉璃进来之后,就安排两个孩子送上来戒指,然后立刻护送他们下去。”厉傅曜快速的说道。

    “好的。”长孙封腾和厉傅曜的意见达到统一之后,立刻跳下台子,快速的融入人群去部署。

    随着一声洪亮的钟声的响起,苏琉璃由宋佳莹挽着,身后跟着两个粉琢玉雕的孩子,踏着婚礼进行曲的音乐,缓缓的走进了礼堂。

    厉傅曜将所有的注意力放在苏琉璃的身上,暂时忘却了一切,这一刻,是只属于他们的世界,就算是有人想要来捣乱,那也要等他们完成这个庄严而又隆重的婚礼。

    神父肃穆的声音在礼堂之中缓缓的响起。

    “在婚约即将缔成时,若有任何阻碍你们结合的事实,请马上提出,或永远保持缄默.”

    厉傅曜从宋佳莹的手中接过苏琉璃,俯身在她的手背上轻轻一吻,两个人相视而笑,异口同声的回答说道:“没有。”

    “新娘,你是否愿意这个男子成为你的丈夫与他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他,照顾他,尊重他,接纳他,永远对他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苏琉璃微笑,紧紧地握住了厉傅曜了手心,这个温暖而又干燥的掌心,是她这一辈子,所熟悉的,点点头:“我愿意。”

    “新郎,你是否愿意这个女人成为你的妻子与她缔结婚约?无论疾病还是健康,或任何其他理由,都爱她,照顾她,尊重她,接纳她,永远对她忠贞不渝直至生命尽头?”

    厉傅曜转头,神情的凝视着苏琉璃,微笑着说道:“是的,我愿意。”

    神父微微一笑,抬起两宽大的袖子,面对着礼堂里之中所有的人,“你们是否都愿意为他们的结婚誓言做证?”

    “我们愿意!”

    两个孩子站在一边鼓掌,小手拍打得通红。

    厉傅曜和苏琉璃两个人面对面的彼此神情凝望着对方站好,厉傅曜牵着苏琉璃的手,这不是他第一次看见她穿婚纱,但是却是第一次从心底认可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这夹杂着人生即将有新一页的激动,让他忍不住有些想要哽咽,他缓缓地举起苏琉璃的右手,左手捂着胸口,十分认真诚挚的说道:“我以上帝的名义,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妻子,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这每一个字都代表着他以后的责任,厉傅曜从未觉得自己的人生如此圆满过。

    苏琉璃忍不住想笑,但是眼角却已经开始闪烁着晶莹的泪花,她的嘴角往上扬着,泪水却挂在腮边,边哭边笑着说道:“虽然我一点儿也不信相信上帝,但是今天接他老人家在世界上信誉度,我郑重发誓,接受你成为我的丈夫,从今日起,不论祸福,贵贱,疾病还是健康,都爱你,珍视你,直至死亡!”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台下的人群一边鼓掌一边起哄。

    宋佳莹甜蜜的笑着看着台上的两个人亲密的亲吻对方,一脸的羡慕,“哎,虽然这样的婚礼十分浪漫,但是果然我还是想要一个主题婚礼的,长孙,你觉得女警与罪犯这个主题怎么样?”

    长孙晨哲一脸的黑脸,拿这个女人没有办法,要是他拒绝的话,宋佳莹立刻就能给他再整出几套预选的方案来,比如说法官和被告之类的,“随意。”

    “哇唔!那就是你同意啦!我明天就去跟我老爹说,让他去找婚庆公司!”宋佳莹跃跃欲试。

    “又不是明天结婚,你着什么急。”长孙晨哲想到自己穿着囚犯的衣服站在婚礼以上,心中立刻就生气了一阵不好的为违和感。

    “我是这么想的,让我爹找人帮我们设计婚礼,在正式的婚礼之前呢,我们先预热机场,看看哪一种婚礼的形式比较好,我这里还有国际刑警和通缉犯的方案,还有连环变态杀手医生和女监狱官的方案,哎,长孙,你喜欢哪一个?长孙?人呢?”宋佳莹在人群之中踮起脚,在刚才还在身边的长孙晨哲片刻之间不见了人影。

    长孙晨哲一个头两个大,一脸黑线的找地方消化清净一下,不然的话,他可不能保证被宋佳莹这么折腾下去,自己不得婚前忧郁症。

    正在他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的时候,会场的另外一边走来了两个人,一老一少,有说有笑,长孙晨哲看着这两个人自大门口走过来,愣了愣,脚下的步子顿住了,下意识地朝着台上的一对新人望了过去。

    台上,苏琉璃和厉傅曜两个人正在交换戒指,餮盟的人护送两个孩子下去之后,神父微笑着说道,“新娘,是谁把你嫁给你新郎?”

    一般情况下,新娘这个时候都会回到:“是我的父母,感谢他们,我将会很幸福。”

    可是苏琉璃自小没有父母,她从小就是个孤儿,听见神父这样问,未免有些伤感,淡淡一笑:“我是自己愿意嫁给新郎,无论有没有长辈的祝福,我们都将会生活的十分幸福美满。”

    “谁说你们没有长辈的祝福!”一声洪亮的声音从礼堂大厅的另外一边传了过来,厉傅曜听见声音熟悉,牵着苏琉璃侧身转过头去一看,来人可不正是厉盛。

    老爷子精神抖擞,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服,下巴上留着一些花白的胡须,整个人看上去,无端端的,便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造就而成的,但是老爷子的笑容爽朗,倒是给人留下了好印象:“哈哈哈!厉傅曜,你小子行啊!我十几年不回家,你把老子好好的一个家,都给整没了!”

    厉傅曜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是眼底却是冰冷的,他已经习惯了父亲这种诡异莫测的说话方式,这些年,老爷子应该都很清楚厉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装糊涂嘛,谁不会呢。

    眼眸微微一眯,厉傅曜牵着苏琉璃的手握紧了几分,目光越过老爷子的肩膀,看向他身后的另外一个男人:“你带他过来,是什么意思?”

    苏琉璃也盯着厉盛身后的那个人,自从这个人出现以后,她浑身的神经就处于一个紧绷的状态。

    厉盛转过头一看,微微一笑,说道:“你们说单海啊,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也不方便在这里说,一会儿我们父子两个人,私下好好聊一聊。”

    神父相当机灵,立刻将话筒递过去给厉盛,“请厉老先生为两位新人致辞。”

    长孙封腾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厉老爷子站在台上侃侃而谈,身后厉傅曜和苏琉璃的脸色并不是十分好看,心中不免有些懊恼,这两个人,终究还是没有一个完美快乐的婚礼。

    “老爷子到底是何方神圣,十几年不问家事,女儿去世也不出现,现在居然一脸笑容的出现在厉傅曜的婚礼上,哥,照我看,这十分诡异啊!”

    “这是厉家的家务事,我们不方便插手。”长孙封腾看着从刚才出现一直到现在,都站在台边沉默的单海,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可是事情关乎到厉傅曜,我们不插手好像也说不过去啊。”长孙晨哲略微有些不满。

    他不喜欢这种好友面临问题,可是自己却帮不上忙的感觉。

    “老爷子的性格咱们捉摸不透,也不是咱们能够惹得起的人,总之,厉家的家务事,咱们不要管就行了。”长孙封腾第二次说。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