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前妻驾到:冷血总裁,请接招!》:正文 267圆满结局

    单海又说道:“你还记得那晚在单家的宅子里面发生的事情吗?”

    单海虽然说得眉头没头没尾,但是语气之中带着的萧索之意,让苏琉璃无可避免地想到了那一天晚上被浸泡在浴缸里面的绝望。

    若是后来厉傅曜没有及时赶到,她必死无疑。

    单海看见苏琉璃一直以沉默应对自己,心下一阵莫名的烦躁,温水遇上坚冰,泼上去还没有等来得及融化,冰又重新凝结。

    “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就还没有意识到我到底想说什么吗?!”

    苏琉璃这才淡淡的开口,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你为什么不第一句话就把你想说的全部说出来?”

    单海抬头。

    夜色之中,偌大的黑幕作为背景,点点星子若荧光,衬托着苏琉璃两只黑宝石一样的眼睛仿佛是浸泡在水银之中一样透彻。

    心生一股不甘,单海很有一种要毁掉这不知道从哪里涌上来的平静,“苏琉璃,那天晚上亲手让你流产的人,是你的亲生母亲,你肚子里面孩子的外婆。”

    单海说完这句话,等着收到苏琉璃惊愕难以自控的反应。

    “所以呢?”苏琉璃依然还是那副淡淡的神情,垂下眸子,白皙的眼帘盖住那一双乌黑的眸子,语气不急不缓。

    单海愕然。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苏琉璃双手垂在身侧,晚风撩起她耳侧的头发朝前飞了出去,黑色的发丝掩盖住她将近一半的脸颊,盈盈水光的眸子平静的看着单海。

    “没有了那我就进去了。”苏琉璃双手端平在胸前,淡然的转身走进屋内,经过厉傅曜的身边的时候,抬起头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

    厉傅曜微微踟蹰一下,下一秒便点了点头,像是默许了苏琉璃说的话。

    苏琉璃上楼之后,厉傅曜让管家给单海安排了一间客房之后,也随之上楼去找苏琉璃。

    书房里没有开灯,苏琉璃半蹲在办公椅上,电脑屏幕上幽幽的蓝光照的她脸色苍白如幽浮。

    厉傅曜推开门走了进去,缓缓的弯腰从上面给了苏琉璃一个紧实的拥抱,俯身低吻在她的额头上,颜色浅淡的唇瓣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和你没有关系,我让阿凰把资料发给我,明天整理出来就可以移交给警方了。”

    “我帮你。”厉傅曜在苏琉璃的身边坐了下来,两个人坐在一张办公椅上,彼此之间的身体贴合的更加紧密。

    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肌肤相接的如此贴近,但是却是第一次觉得彼此的心靠着自己如此的近。

    第一次,遇上了问题,他们没有立刻惊慌失措。

    第一次,面对着难关,他们没有各持己见,争论的不分高下。

    第一次,他们懂得了宽容善待对方。

    厉傅曜和苏琉璃直到凌晨四点才睡,从凰中云那边传真过来的件堆在桌面上厚厚的一摞,不敢想象昨天晚上只有他们两个人整理这些件,而且全部归类整编的十分清楚。

    第二天清晨,单海还未完全从柔软的被窝里面清醒够来,便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音吵醒了。

    他以为是苏琉璃,伸了一个懒腰,身上穿着客房里面的睡衣,踩在拖鞋上去开门。

    “不许动!手举起来!”门外,武装齐全的小分队端着手里的枪支齐刷刷的指向房门口的单海。

    单海先是一愣,然后很快镇定下来举起双手,看着走在最前面的带着头盔只露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的人走到自己的面前,从他们的制服上,能够看出是特种部队。

    “带走!”一声令下,立刻有人拿了一个黑色的头罩套在了单海的头上,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单海只觉得自己被人推搡着拉着走出去然后上了车,紧接着车子平稳的行驶了差不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刚好是从厉家的宅子到市中心的距离。

    “下车!”又有人拉扯着他的肩膀,耳边传来嘈嘈杂杂的声音,像是警察局里。

    带着单海下车的那个警察从口袋里面掏出自己的证件,“借你们的审讯室一用。”

    “这边。”当值的警察看了一眼那人的证件,赶紧起身把人朝着里面带进去。

    只听见门开门关的声音,单海头上的黑罩被拉开,入眼强烈的灯光让单海眯着眼睛一时之间适应不了,不能完全睁开。

    黑暗没有窗户的审讯室里面只开了一盏灯,照着一男一女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脸色严肃,一左一右坐着,如同阎王。

    两人面前堆了高高的一叠件。

    “姓名单海,男,单家领养的儿子……”

    那女警员字正腔圆严厉的拿着面前的那叠资料,完整的念出单海曾经做过的所有事情。

    前面十分钟左右,单海还能淡定自如,越是念到后面,单海的脸色便开始苍白,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断那女警员的话:“我要求见我的律师!”

    “同意。”

    半个小时之后,单海指定的律师到了,两个警察为了避嫌走了出去,审讯室里面只剩下律师的单海。

    律师伸手挺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低头翻着手里的资料:“现在开始,他们不会录音,你有什么要交代我的,说吧。”

    单海看见律师那张熟悉的脸,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抬头朝着审讯室里面监控看了看,身子微微调整了一点方向,不然摄像头拍到自己的唇形。

    “听着,我不知道警方为什么会突然掌握这么多我的犯罪证据,但是我告诉你,你必须找办法将我的那些事掩盖下去,事成之后,按照老规矩,我给你加三成。”

    律师愣了一下,目光抬起来看向单海:“薪水?”

    单海似乎十分不屑律师贪图这点蝇头小利的嘴脸,“海洛因。”

    律师又深深的看了单海一眼,大约过了五秒钟的时间,他才轻轻的按住耳朵,头轻轻的偏向按住的那只耳朵,说道:“你们进来吧。”

    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厉傅曜和苏琉璃肩并肩的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面色严肃的警察,人人胸前挂着一个牌子。

    缉毒组。

    苏琉璃从律师的手里接过来一个微型的录音机,装入透明的密封胶带里,交给身后的警察,“这里面是他亲口承认的录音,对照我们给你们的资料,相信你们应该会在他的身上有更多重大的发现。”

    单海的目光迅速的在苏琉璃厉傅曜以及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缉毒警察的身上掠过,最后恍然大悟,一拳狠狠的揍在了桌子上面,伸手抓紧律师的领子,脸色铁青,“你出卖我?!”

    “有什么话,留到警察局去说吧。”缉毒小组的队长一挥手,身后的队员走上前来,一左一右的架住单海往外走。

    单海这个时候没有被黑色的头罩蒙住,这才看清楚周围哪里是什么警察局,分明还是厉家的宅子,而刚才那些吵杂的声音,也都是提前录好了趁着他被带进来的时候,长孙晨哲拿播放器放的。

    “好走不送。”向来不善于开玩笑的长孙封腾这时候幽幽的一句话让单海脸色更加难看。

    余光瞅着苏琉璃把一沓资料交给警察,单海的心中一阵不好的预感翻江倒海席卷而来。

    缉毒小组将人带走之后,苏琉璃看着人离开,靠在厉傅曜的身边,缓缓的吐出一口重气。

    厉傅曜比苏琉璃的状况稍微好一点,扶着苏琉璃让她靠在自己身上休息,一边转身对着长孙封腾和长孙晨哲微微一点头,说道:“谢了。”

    “行了吧,把这祸害彻底的端掉,我们心中也是落下了一块石头,要谢就谢餮盟的兄弟们吧,要不是他们装成特种部队,单海也不会上当。”长孙晨哲微微一笑。

    沈牧南从厨房里钻出来,手里还领着香槟,也笑着说道:“依我看不如这样,凰盟的资料信息庞大,餮盟有人力,要是两家联合起来……”

    长孙封腾皱着眉头沉吟:“我可不想成为下一次警方捣毁的对象。”

    “喂,凰盟可不是什么违法组织!”苏琉璃靠在厉傅曜身上,大声为凰盟平反。

    “哈哈哈!”

    “哈哈哈哈……”

    气氛缓和下来,所有的人都哄堂大笑。

    厉傅曜搂着怀里的苏琉璃,看着好兄弟在客厅里面举杯庆祝,而老爷子很显然也被刚才的动作吵醒来了,站在二楼的栏杆边上,父子两个人在半空之中交汇了一个眼神。

    厉老爷子眼中赞赏的目光微微闪动。

    厉傅曜则是只笑不语。

    “琉璃……”他忽然低头,声音温柔的对着靠着自己肩膀上女人说道:“有件事情,我还想跟你商量一下。”

    “嗯?”苏琉璃不解,疑惑的抬头,还有什么事。

    “我们再办一次婚礼吧。”

    “喂喂喂!”客厅里面几个正在喝酒庆祝的男人急忙出声打断,“不带你们这样骗分子钱的!”

    “嘿,你们这样一说,我还就办了!傅曜,再办十次我也没有问题!”苏琉璃抱着双臂鼻子里面轻轻哼一声。

    客厅里面的三个男人不约而同的齐声愤怒:“无耻!”

    厉傅曜脸上荡开笑意,目光穿过客厅,投放的十分远,终于,他失去了该失去的,得到了此生最珍贵的。

    “苏琉璃。”

    “嗯?”苏琉璃以为厉傅曜要说婚礼十次也太夸张。

    “我爱你。”

    “……”

    “我也爱你。”

    《全完》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