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道剑途》:正文 第一章 丹鼎阁

    清风拂面,寒蝉低鸣,山峰顶端一缕幽蓝青烟徐徐升起。

    崎岖的山道之上,怪石林立,回音四溅,雾气笼罩,一道朦胧的身影穿梭其中,身法好似疾风疾驰。

    “疾风潜行,阻力难以消除,看样子还需要一段时间来领悟这步伐。”

    一名身穿漆黑长袍,头戴斗笠的少年冷漠自语道。

    在他双腿之上,鲜血染红布料,化作冰晶,一阵清风吹过,血晶龟裂脱落,少年凝视一眼山峰,眼眸中坚毅无比。

    幻影消散,御风而行。

    夕阳彩霞映红天际,美轮美奂,仿佛身处仙境一般。

    在一座精美的雕花阁楼外,少年轻轻从怀中将几株散发清香的药材取出,便朝着阁楼内走去,一楼大厅空荡荡的,沿着青木台阶走上二楼。

    阁楼二层药香浓郁,香味能飘散数里而不散,年份十足,在一间堆放药材的小屋中,一尊古老的炼丹炉就屹立其中,废渣就堆放在一旁,杂乱无章,显然是有炼丹师使用过。

    小屋上方还挂着一块破旧的小木牌,只有几个篆刻的粗糙大字,上面赫然写着:丹鼎阁。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打扫,少年将药材放在一旁的药篓中,便开始收拾起来,毕竟他这一次去采药足足在山岭间待了数日。

    少年名叫萧乾,青玄宗一名三代门徒,资质平庸,但对于炼丹之术却钻研许久,便被打发来这药楼当杂役,这精美药楼便是他的居所。

    萧乾麻利的将小屋内的药材废渣给清理干净,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夕阳沉浸,月色柔和,一轮圆月悬挂在星辰浩瀚之中,萧乾坐在阁楼阳台之上,欣赏这难得的清闲。

    清秀的脸庞之上泛起微微冷漠,将几株药材从药篓中取出,嘴角才难得露出一抹笑意,也只有在此刻萧乾才能感觉到喜悦。

    “寒食草,紫英兰,黄云花……一梦千秋可惜还是一事无成,只能一辈子守在这破药楼之中,了却余生。”萧乾嘴角抽动,呢喃道,似乎想起了伤心往事。

    萧乾早已不是那个曾经的萧乾,此时的他灵魂深处隐藏着另外一个人格。

    原本他好端端的活在一个充满乐趣的世界,虽然有些平淡无奇,每年重复着一样的轮回,但是他却活的很自在,很逍遥,无忧无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数年没有涨工资的他,突然被老板提拔成为业务骨干,帮着公司管帐,这是何等的风光,何等的一帆风顺,平步青云。

    可惜好景不长,就算再稳定的工作也有物是人非的时候。

    倒霉的萧乾就遇到了老板携款逃跑,而他却成为了替罪羔羊,赔光了所有的家当还惹得一屁股债。

    不过萧乾全部家当加在一起还不够那些土豪大吃一顿,也没有什么可以心疼的。

    颓废的萧乾却自暴自弃,穿梭于酒杯跟网吧之间。

    有一天,刚刚在网吧奋战了一天的萧乾,揣着兜里仅剩了几十块大钞,在酒杯叫了一杯最便宜的苏打酒,竟然就这样醉了?

    在梦中他见到了过往中所有的喜怒哀乐,也想明白了,是个人都会遇到那么一点点不如意的小坎坷,正准备浪子回头时,却惊人的发现自己已经回不去那个世界。

    天意弄人,这个世界的萧乾竟然跟他一样坎坷不已。

    而此时萧乾所处的世界,强者为尊,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

    原本的世界金钱决定你的未来,而这里实力才是一切的本源,武者便是身份的象征。

    萧乾一个世家的私生子,天生胆小懦弱,才被送到了青玄宗,其一是为了保护他不受族人的排挤,其二便是想让他在青玄宗修炼到一两门绝学,等回到家族也能站得住脚,可惜世事无常,不是自己想要逆天就能逆天,资质同样无法改变。

    在彻底的被淘汰之后,萧乾也只能独守这破药楼,打发光阴,毕竟就算他再努力也不肯能有所作为。

    资质分为三六九等,最极品的乃是天灵根,千年难得一遇,而萧乾却是极品中的极品,劣等杂灵根。

    一个劣等灵根的修炼者,基本上已经放弃,而劣等杂灵根,根本就不需要修炼,纯属浪费时间。

    要是就这样回到家族,估计没过三天就被赶出家门,还好这青玄宗一名长老跟萧乾的老爹有些交情,才勉强让萧乾留在青玄宗当个杂役,混日子,也不至于被扫地出门。

    风铃响起,阁楼青木台阶之上一阵沉闷的脚步入传入萧乾的耳中,萧乾眉头一皱,心中早已知道来人是谁。

    “萧乾师弟,这么晚了怎么还没有休息?师兄没有打扰到你欣赏这大好的月色吧?”

    萧乾冷漠扫视一眼走到他身后的少年,精美的青色长袍,上面雕刻着一株草药图案,那一张厌恶的脸庞之上散发出一阵阴霾。

    这少年乃是青玄宗一名一品炼丹师,名叫黄梁,天资上等,不久就要晋升成为内门弟子,前途无量。

    “黄师兄,天色还早,你要是想炼丹请便,师弟自然会帮你看守。”萧乾冷漠说道,一看到这少年萧乾便怒气心生,这家伙三番五次大晚上来炼丹,每次都练到天亮,而且还不将药材废渣给堆放整齐,弄的满屋都是。

    黄梁目视一眼萧乾那冷漠而憎恶的神色,没有露出一丝不悦,嘴角反而挂着一抹

    阴霾的微笑。

    “师弟最近为何没有勤于修炼?你资质平庸,就该多付出常人十倍的刻苦,才有突破的机遇,师兄不久之后就要前往内门专研丹术,已经没有时候再去照顾与你……”

    黄梁阴寒说道,对萧乾露出讥讽轻笑。

    “黄师兄,我乃劣等杂灵根,就算倾尽一生光阴也无法突破,你何必来挖苦与我?”萧乾冷漠回道,心中对于黄梁越加的厌恶,一想到自己的资质,萧乾就欲哭无泪,就算是一个劣等灵根也好,萧乾必定拼命修炼,怎么也能成为一名练体三层的修炼者。

    黄梁神色一转,对于萧乾的颓废似乎相当的满意,阴沉冷笑道:“师弟何不放弃修炼一途,你修炼数载还是无法突破练体三层,白白浪费了大好的青春,师兄跟你不同,乃是玄阶灵根,一身修为早已达到练体七层,而且还是一品炼丹师,想必下一代的宗主也非我莫属啊,我劝你还是回到俗世,也能当个世家少爷,逍遥一生,何不快哉?”

    萧乾眼眸一沉,这黄梁明摆着不想让他留在这丹鼎楼,萧乾嘴角挂着一股冷笑,不屑说道:“师兄天资聪颖,乃是百年一遇的奇才,未来自然会无限风光,不像我独守这丹鼎阁,穷其一生,无所作为,我看天色不早了,黄师兄如若不炼丹就请回吧,师弟我刚刚采药归来,也要好生休息。”

    黄梁嘴角抽动,怒气散发,他可是青玄宗三代外门弟子中的佼佼者,萧乾不过是一个外门杂役而已,专门打理丹鼎阁杂事,也敢触及他的威严。

    “也罢,师弟我就直说吧,宗门不需要废材,外门长老命我通知你,下个月的外门比斗,你若没有突破练体三层,便要自行离宗,师兄也是无能为力,帮不了你了。”黄梁沉沉阴霾道。

    萧乾一脸无奈,该来的总算还是来了,青玄宗规矩不能坏,在丹鼎楼混了数载,早已明白武者的残酷,他一直在等待这个契机,去广袤的武者世界转转,也许还有突破的机遇。

    “多谢师兄告知!”萧乾拱手作揖道,脸色平淡,神情自若,让黄梁甚是不解。

    黄梁拂袖而去,朝着丹鼎阁外走去。

    夜色清幽,青石小径外,一抹幽香飘荡,衣衫随风飘荡,粉色的裙摆,碎花小布鞋,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朝着丹鼎阁望去,显得有些局促。

    “不知道萧乾大哥回来了没有?”一名美丽佳人静静矗立在清风之中,粉嫩的小手撵着裙摆,彷徨不已,吐气显得有些急促,小嘴微张,明显是有心事。

    在青石小径尽头黄梁正朝着那美丽佳人走来,将那一抹阴霾隐藏在内心深处。

    “南宫师妹,天色很晚了,你来这丹鼎楼作何?”黄梁整理了一下衣衫,彬彬有礼道。

    南宫霁雪神色慌张,连忙点头说道:“黄师兄……我只是来看看萧乾大哥回来没有,他已经数日未归,难免有些让人担忧。”

    黄梁顿时露出一丝阴寒,双拳紧握。

    南宫霁雪乃是萧乾青梅竹马的玩伴,一起被送入青玄宗,感情一直要好,如今的南宫霁雪早已是练体五层,身份跟萧乾不可同日而语。

    “箫师弟已经回来了,不过我劝师妹还是不要再接近于他,下一个月外门比斗中如果他没有突破练体三层,便要被赶出青玄宗!师妹天资不错,应该加倍修炼,早日成为内门弟子,世俗的情谊还是早些斩断为妙。”黄梁冷声说道,恨不得萧乾立刻从青玄宗滚蛋。

    南宫霁雪被黄梁的阴霾吓了一大跳,心中暗想:一向温文儒雅,彬彬有礼的黄梁师兄为何每次在提到萧乾大哥时都会面露阴霾,想必其中一定有些误会。

    突然南宫霁雪颤抖不已。

    “为何?外门长老不是说过让萧乾大哥一直留在丹鼎楼打理杂事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不行我要去找……”南宫霁雪还没有说完,黄梁便将其话语打断。

    “师妹,外门长老已经闭关修炼,不会见你,你还是回去吧,箫师弟听到通知后也是痛不欲生,让他一个人静静也好。”黄梁眉头微皱,萧乾哪一点比他强,但是为何南宫霁雪就是对他暗生情愫。

    这让黄梁根本无法忍受。

    在残酷的武者界中实力代表一切,玄阶灵根,黄梁区区十五岁就已经成为了练体七层,就算跟一些大宗门弟子,世家的少爷相比也毫不逊色,加上炼丹师身份,有过之而不及!

    萧乾如今已经十四,劣等杂灵根,但是修为却一直停留在练体二层,毫无长进,恐怕一生也无法在向前迈进一步。

    练体分为三阶,只有成为练体三层才能算得上一名真正的武者。

    一阶修皮毛,二阶修血肉,三阶修筋骨,此乃练体之精髓,如若在二十岁之前修为达到练体十层,也就是练体大圆满时,方才有机会迈入真正的武者界。

    而整个青玄宗有此等资质的也是寥寥无几。

    ...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