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武道剑途》:正文 第三章 欲加之罪

    斗灵大陆,广袤无边,凶险之地不计其数,妖兽横行,大致可用分为四大区域,东玄,西域,北冥,南郡。

    青玄宗位于南郡,云岚国中部,乃是云岚第一的宗门,门下弟子众多,与云岚国各大势力都有关系。

    云岚国在南郡乃是赫赫有名的帝国,陆家在云岚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萧家在云岚国也算得上名门望族,跟皇室联姻,势力虽然比不上陆家,但是却能跟陆家分庭抗衡。

    芳草幽香,流水潺潺,肥沃的灵田中长满灵草药材,一座生机勃勃的药园呈现在萧乾眼眸之中。

    药园东西两侧种植的都是一些低等药材,南北则种植一些年份较长的药材,萧乾专门负责除草,跟收集药材。

    有些日子没有回来,必须好好真理一下灵田,免得那药园园主刁难。

    就在萧乾埋头除草时,远处传来一道稚嫩的喊声。

    “箫师兄,你终于来了,快跟我去见园主,看园主脸色冰冷,想必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师兄还是小心为妙啊。”

    萧乾一愣,一名穿着药徒服饰的孩童慌忙说道。

    “无妨,带我去见园主吧。”萧乾冷声说道,万年不变的语气,让药徒不禁为萧乾担忧三分,一向温和的园主,这次竟然点名要萧乾见他,必定是萧乾惹出什么大祸。

    萧乾想不明白,这个时候园主找他有何事?

    檀香点燃,空气中散发一股凝神清香,一杯散发淡淡茶香的紫砂茶壶被一名白胡子花甲老者捧在手中。

    那褐色的长袍之上,赫然印着两株药材,竟然是一名二品炼丹师,要知道二品炼丹师整个青玄宗也没有几个,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这外门药园的园主。

    药徒带着萧乾走进屋内,气氛有些局促。

    在药园园主身旁还站在一旁冷峻的少年,从服饰上来看乃是一名一品炼丹师,身份不一般。

    “萧乾见过园主,不知园主找我有何事?”

    萧乾见药园园主一直不发话,当下便将僵硬的气氛打破,先声夺人,但是在药徒看来这可是大不敬。

    果然一声轻哼响彻屋内,药园园主将紫色茶壶放下,伸出手掌沉沉拍了一下紫木茶机,地面随即一阵颤抖,功力深厚,想必已经是一名脱凡境界的高手。

    “萧乾,你好大的胆子?我药园的药材你也敢偷拿销售,而且还卖给了外宗门徒,可有此事!”

    沙哑的嘶吼响起,怒斥萧乾,威压压迫。

    看药园园主那模样恨不得将萧乾大卸八块,五马分尸,他经营药园数十载,还没有一个青玄宗弟子敢偷取药园药材,简直不知死活。

    萧乾脸色一沉,心中感觉不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园主,萧乾前几日离开宗门,前往山岭采集药材,根本就没有回过青玄宗,昨日才归来,并未来药园,如何私藏?还出售给外宗门徒?”

    萧乾据理力争,事实相当清楚,他根本没有私藏药材,也不会干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还想狡辩?牧尘将证据拿给他瞅瞅……”药园园主靠在趁机的靠椅上,胸口一阵起伏,他一直以为萧乾为人正直,又是世俗少爷,自然不会干此等偷拿勾当,没想到萧乾就是死不承认,还狡辩起来。

    站在药园园主身旁的牧尘将一株药材拿出。

    “这药材是不是出自药园?”牧尘冷声说道,将一只香云草取出,放在手掌之上,让萧乾辨认。

    萧乾沉默不语,这药材的确是产自药园,根部的泥土味道萧乾熟悉不已,年份也跟其他一起种植的香云草一样。

    “无话可说了吗?今日本园主就将你这个宗门败类给亲手拍死!”

    掌风犀利,一股气浪涌出,萧乾立刻感觉到生死一线。

    “且慢,园主你不会就凭这一株香云草判定是我萧乾所为?而且我还没有承认是我偷取,难不成园主是收了他人好处,想要将我除掉?”

    萧乾不屑冷哼道,神色阴寒,目视牧尘。

    他这几年在青玄宗一直相安无事,根本没有仇敌来陷害他,他就要离开青玄宗,还遇到此等杀身之祸。

    园主差点气疯,他不忍将萧乾灭杀,只想将其打晕,好送出青玄宗,现在一来萧乾是难逃一劫了,牧尘不会撒谎,药园园主清楚不已。

    牧尘乃是青玄宗的密探,只要青玄宗有奸细一定会被查出,一向公正严明,没有出错。

    “三日前,你有没有去过黄石城。”牧尘冷冷问道。

    萧乾不卑不亢说道:“三日前,我还在山岭采药怎么可能前往黄石城?你休要血口喷人!”

    一旁的药徒已经吓得双腿发软,这可是牧尘师兄,无论外门还是内门弟子见到他都要避让三分,以免被抓住把柄,怎么会有人跟萧乾一般,没有一丝敬畏之意。

    “我已经询问过几名师弟,都说在黄石城见过你,而且你还偷偷将三十株香云草卖给紫魂峰门徒,难不成你要我将证人叫来与你对质?”

    萧乾无奈一笑,这是何等的荒唐。

    “一面之词,难不成牧尘师兄也相信无稽之谈?就算那紫魂峰门徒承认我与其交易,就能证明是我?牧尘师兄你亲眼所见我于外宗门徒交

    易,如若没有,还请还师兄一个清白,免得贻笑大方!颜面扫地,日后在青玄宗恐怕就没有威严可谈了……”

    牧尘身上一股灵气散发,目露凶光。

    “萧乾,你一向狂妄自大,目无尊长,今日还想百般抵赖,不过一切都由不得你。”

    一把青玄灵剑划出一道剑光,朝着萧乾激荡而去,萧乾脸色一沉,一个后仰躲过一击,额头冷汗直流,看样子牧尘是真的要将他杀死。

    他跟牧尘无怨无仇,为何要取他性命,萧乾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已经没有功夫去想这些,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赶快逃命。

    疾风潜行,萧乾一跃冲出屋外,那紫砂茶壶瞬间被疾风卷起,药园园主失神,碎裂之声响彻药园,药徒倒在屋门前,凝望萧乾逃走的方向。

    而牧尘却根本没有追上去,因为他已经被一双布满老茧的双手抓住。

    “牧尘小子,今日之事不可张扬,看在老夫的面子上饶他一次,我会将他送出青玄宗,可否?”

    药园园主将一块令牌拿出,牧尘随即露出不甘,没想到药园园主会帮萧乾。

    牧尘目光一沉,一挥衣袖,将青玄灵剑收起,没有言语,转身离开药园。

    ...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