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始魔传说》:章 节目录 第二章 入门试练

    天台宗坐落于魏国极西之地,依山傍水,临崖垂瀑,满眼皆是桃红柳绿之色,面积绵延数千里。

    长青山位于天台宗外围地带,草木成荫,绿树成林,足有千丈之高,常年云雾缭绕,犹如被刀锯斧钺一般,山顶是一处宽阔平台。

    晌午,金乌高悬,透出无量光。

    这一天的长青山不同于以往的平静,时而能够在那条崎岖蜿蜒的山道上看到人影。

    今天是天台宗三年一度的入门大典,只要是身具灵根并在规定时间内通过考验者,无论贫富贵贱均可加入。

    崎岖的山道上,攀登的都是被筛选出来的凡人,他们一个个身具灵根,具备修仙资格。

    位于中下游的山道处,一名衣衫褴褛的瘸腿少年正亦步亦趋着前行。

    少年右小腿枯瘦如柴,手里拿着一根齐眉短棍充当拐杖,每一步攀登,都会有晶莹的汗珠从其苍白色的脸颊上滑落,将衣衫尽数打湿。

    纵是如此,少年依旧时不时抬头远观,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满是倔强和憧憬。

    “坚持住,你能行的!只要通过试炼,成为天台宗弟子,第一步就能达成!”

    瘸腿少年正是段尘,距离那一夜如今已然过了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身无分文的段尘可谓受尽了苦楚,为了准时到达天台宗,只能沿途乞讨,经常过着饱一顿饿一顿的生活,受尽白眼,偶尔还会受到其他乞丐的刁难,人世间的悲哀莫过于此。

    虽然命途多舛,困难险阻层出不穷,不过段尘还是在天台宗入门试炼之前成功到达,且一路上的磨练也让他的心性趋于平稳。

    在接受灵根测试后,段尘才明白那名神秘人并没有骗他,他的确拥有寻常人并不具备的灵根,拥有成为修士的资格,这才通过天台宗灵根测试,继而参加入门试炼。

    在攀登长青山之前,段尘才算是体会到了神秘人的‘用心良苦’。凭借比其他同龄人更加成熟的心智和‘旅途阅历’,他几乎是一马当先的通过前两重试炼。而攀登长青山到达山顶平台则是第三项试炼,也是最后一项。

    只要能够在规定时间内连续完成三项试炼并最终进入平台者,就算通过考核!

    对于段尘来说,第三项试炼无疑是他的弱项,这三个月里每天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身体的瘦弱程度也就可想而知,仿佛一阵山风都能将他吹倒。可最大的问题不是身体,而是毫无力气的右小腿拖累,在攀爬山道的时候不仅速度迟缓,体力消耗也较之寻常人要高了太多。

    “呼呼,坚持,很快就到了,就快到了!”

    前行中,段尘大口喘着粗气,肺部隐隐作痛,不过他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给自己鼓气的同时,脚步也没有丝毫停留。

    “呦,这不是刚刚在幻阵试炼中大出风头的乞丐嘛!啧啧,竟然还在这,请问你是在学乌龟吗,速度真够慢的。”

    就在段尘一门心思攀登的时候,一个扯高气扬的声音从身侧响起,段尘下意识看了一眼,却是一名手执折扇的翩翩公子哥。

    这人他倒也认识,在幻阵试炼中见过一次,当时此人一时被幻阵所困,想要寻求他的帮助。只是当时的语气过于扯高气昂,仿佛帮助他就是天经地义一般,是以被段尘所拒,倒也算结下梁子。

    只是看了一眼,段尘懒的对其理会,仍旧自顾自的继续攀登,对他来说与其浪费时间说话,还不如多走几步,说不定就是这几步决定试炼的成败呢。

    “你这雑蹋里出来的乞丐,竟敢无视本公子!”

    公子哥名叫周青,生在殷富世家,天资聪慧,从小就过着骄奢淫逸的贵族生活。长辈宠溺他,友人称赞他,下人奉承他。久而久之,他的心态逐渐失衡,从骄傲变成了骄横,从自信变成了自大,眼里容不下任何‘沙子’,自尊心也远较常人更甚。眼见段尘没有理会自己,反而仍旧自顾自攀登,周青心里自是勃然大怒,他何时被人这么无视过。

    眼珠子转了一转,周青强忍内心恼怒,道:“小乞丐,我也不与你多说,以你这种龟爬速度,是不会有机会的。与其如此,还不如早早放弃算了,免得吃力不讨好,不小心从山上摔下来可就不好了!”

    “这人常年养尊处优,只怕把穷苦人家都当成低贱卑微之人,呼来唤去,又岂知穷人没有傲骨!”

    段尘扫了周青一眼,心里暗道,若是在其他地方,段尘怕是要惧上三分,可这里到底是天台宗地界,自是全然不惧怕。是以根本没有理会,免得涂惹一身骚。

    周青越发恼怒段尘的态度,在他看来这完全是不给他面子,勉强压下怒火的理智一下失衡。

    俗话说恶向胆边生,在气急败坏之下,周青右腿貌似很自然的朝旁边一伸,想要趁机给段尘一个教训。

    这是面子之争!

    段尘哪会想到周青这么阴损,踏出的左脚立时被拌了一下,而这时候手中用来充当拐杖的齐眉短棍又刚好点在上面的阶梯上,于是在这种情况下朝前摔的阻力被支撑的齐眉短棍抵消,转而身体微微后仰着,有朝下方摔落的趋势。

    段尘下意识挥舞着双手,想要止住后仰趋势,左手刚好抓住周青挂在腰间的钱袋。只是钱袋只是由细绳挂着,这么一扯下,细绳立即断开,于是段尘就这么抓着钱袋,朝下方山道摔落。

    对周青来说,这是一个意外!

    始作俑者的周青也没料到会变成这样,他本来只是想让段尘吃个狗啃泥,好找回‘丢失’的颜面。是以在段尘摔下去的瞬间,连忙伸手朝后一抓,可抓到的却是一团空气,眼睁睁的看着段尘从台阶上滚下去。

    “遭了,闯祸了!”

    这一刻,周青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一屁股跌坐在山道上,心里惶惶不安,他知道这次怕是要闯大祸了。不过他的心理素质还算比较出色,心里同样带着一丝侥幸,他自问刚刚的小动作做的比较隐蔽,只要不是在近处观察是难以被察觉到的,而刚刚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身周并没有其他人存在。

    转瞬间,周青努力做出诧异之色,随即又慢慢转为从容,站起来继续接下来的试炼,仿佛之前的事情与他无关一般。

    段尘在摔下来的时候,全身各处不断传来火辣辣的疼痛,无一处不疼,脑海里更是一片空白。他很清楚从这么高的台阶上摔下来意味着什么,双眼下意识紧闭,心里充满着对死亡的恐惧和不甘。

    人性自私,又关乎自身性命,在下方进行攀登的少年们在这时候纷纷选择避让,没有丝毫要救人的意思。

    就在段尘意识快要陷入模糊中的时候,怀里的那张符箓开始散发着朦胧的光晕。只是就在符箓即将被激活的时候,下方一名正低头攀登的憨厚少年吓了一跳,他不仅没有选择避让,反而膝盖微屈,伸出双手想托住滚下来的段尘。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