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我从主神空间归来》:章 节目录 0137章 出版授权

    就“易扬,早上我妈可是狠狠把我收拾了一顿。”

    第二天一大早,女友就打电话过来闷闷不乐的找易扬倾诉一番。

    昨晚上在外面玩儿到凌晨快一点才回家,这在以往,几乎是从未有过的。事实上她自己也清楚,第二天肯定跑不掉一顿训,现在跟男朋友说起这事儿来,无非也就是倾诉一番找人安慰一下。

    清楚女孩儿心思,易扬当然很贴心的抚慰了几句。

    挂断电话,出门吃过早饭后,王祎就找上门来了,手里拿着的还是去年暑假从易扬这里借走的练字稿纸。

    “你直接丢了就是,何苦还专门跑一趟送过来。”给老同桌泡上杯茶后,易扬接过稿纸随意放在茶几上。

    “易扬,有个事儿想跟你说下!”王祎犹豫了下方才开口说道。

    “啥事儿?你直说就是。”

    “有人想出版你这本书!”

    “出版?”

    “嗯,你这故事写得实在是太好了,我暑假没来得及还你,又怕放家里弄丢了,于是去学校时把稿子带在身上。你知道的,我读那学校在燕京,寝室里有个室友碰巧看到这稿子了,就复印了一份借给他看了几天。他是燕京本地人,他爸是出版社的编辑,得知这本书的事情后到学校找过我,说是想看看原稿谈一下出版的事情。因为没经过你同意,所以我也没敢把稿子给他爸,只是说等征求你意见后再答复他。”王祎还算是实诚,把这件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易扬听完他的话,倒是对这位前同桌的人品有了新的认识。

    说真的,因为原稿稿纸就在王祎手里,他若是重新抄写一份后拿给人家出版,冒充原稿作者,一般而言,还真没证据揭发他。

    “行啊!你跟他们谈就是。”易扬压根就没拿这书当回事儿,不提他现在歌手的身份,以熊猫公司现如今在国内外杀软市场的地位,钱途无量板上钉钉,区区出版那点儿钱根本不值一提了。

    “我?我跟他们谈?”王祎吓了一跳。

    “嗯,这事儿我委托给你了,你回学校了跟他们谈就是,你也知道我现在做歌手了,眼下公司正在筹备我第二张专辑的事情,估摸着开年就得忙唱片录制和宣传的事情,没时间去跟他们谈出版的事情,所以,这件事儿就委托你跟他们谈,一会儿我跟你签一份委托协议,到时候谈下来的价格给你一定提成。”王祎的实诚表现无疑让易扬对他人品很放心,倒也不介意将这种小事委托给他,顺带着给他些好处。

    “这么大的事儿?”王祎感觉自己有些口干舌燥的,因为他室友父亲说过这本书如果出版会有多大的利益。

    “我相信你!”易扬将茶几上的稿纸拿起来扬了扬,接着问道:“你那里有复印件么?”

    “有!”王祎赶忙点头答道。

    “噢,那行,你坐一会儿,我去写份委托书,这事儿你看着办就行!”易扬起身,拿着稿纸上楼收好,找了张信笺纸唰唰唰写下一份简易委托书和代理协议,又从包里找了一张身份证复印件签上大名,这才转身下楼。

    “喏,看一下,要是没问题就签个字,一会儿咱们去复印一张我留下。”易扬将委托书和代理协议递给王祎。

    后者脸庞涨得通红,接过委托书和代理协议的手有些抖,结果当他看完两份文件的内容,手抖得就更厉害了。

    委托书的大致内容也就是易扬作为原书著作权人授权王祎负责该书中文实体书出版事宜签约,没什么好奇怪的。至于代理协议就有些让王祎受宠若惊,易扬给了他百分之十纯收益的代理提成。

    嘶……

    想起室友父亲所说的那些数字,王祎倒吸一口冷气。百分之十纯收益的提成,我勒个去,这是多少?论万……不对,应该是论十万为单位的数字了吧!?

    不过就是短短十多分钟时间,易扬就给了自己这么多钱?

    一种强烈的不真实的既视感涌上心头,王祎拿着手里两份文件久久不言语。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见他愣在那里,知道是咋回事儿的易扬故意笑着问道。

    “没…没…没问题,不…不是,那个,易扬,这个提成比例太高了,我…我受之有愧!”王祎回过神来后感觉嘴里发涩。

    “不多!以后你没事儿就帮我打理下这方面的事情,呵呵!”易扬笑了笑,“目前艺人给经纪人的经纪提成差不多也是百分之三到百分之十,你是我老同学,咱们又同桌一年,给你最高的代理提成是应当的。”

    王祎又推拒几次被易扬拦下,只能厚颜答应下来,伏在茶几上签上名字后,心里暗自决定一定要全力以赴为易扬打理好出版的事情,即便对方是自己室友的父亲,也甭想占易扬的便宜。

    待他签完字,易扬拿上车钥匙载着他找了家文印店复印一份留存后,这才把激动万分的王祎送到家楼下。

    这对易扬而言不算什么,能挣多少钱他也无所谓。

    目前来说,他最关注的还是如何散播出更多的精神种子,促使自己那强大的灵魂复苏,只要打破主神的封印,世俗的钱、权对他来讲都是浮云。

    于是乎,将复印件放进电脑桌屉斗里之后,易扬就彻底将此事抛之脑后。

    王祎回到家之后激动的心情依然难以平复,翻出室友家里的电话号码,迫不及待的就要将自己得到授权的消息告知对方。

    电话里约定好开年回学校后细谈此事后,激动的王祎在屋里根本坐不住,满屋子团团转。

    直到中午吃饭时,王父王母眼睛里的儿子还是一副打了鸡血的样子。

    面对父母的疑惑,憋着想给他们惊喜的王祎啥也没说,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就钻回卧室。

    年前几天没什么其他事情了,易扬的日子过得平淡如水,除了独自将屋子里里外外上上下下拾掇一遍,博得父母交口称赞,就静等着年关到来。。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