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黑暗大明》: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三章 朝争,共3424字

    叶向高心中一哂,你一个孤老头子,虽然是首辅阁臣,但没党没派的,还能定调子?谁会听你的?

    但此时正是进言的好时机,叶向高出班奏道:“皇上,臣赞同对应天诸官追责,但不赞成全都下狱,试问应天一府,有多少官员?若是全都下狱,应天府缺官由何官补缺?此时京城诸官尚缺近百官员,陪都若也缺这么多的官员,不能及时补上,明年的粮食、赋税、漕运等一切事务必将大大拖延,到时若是出了乱子,何人可负其责?”

    叶向高老奸巨滑,他这一开口,不说不追责,而是追小责,不说将应天诸官全都下狱,而是拿钱粮来说事,威胁在京官员。

    北京的一切都要漕运支撑,别说断个半年一载,就是断个十天,京城的粮价都能涨到天上去,京中百姓无粮可吃,那到时麻烦就大了。

    叶向高一说话,许弘纲登时也跳出来道:“叶阁老说的是,臣附议,可派一钦差去应天查清此次铸钱事件原委,臣身为左副都御史署都察院事,愿为皇上分忧,去应天查察此案。”

    派东林党人去查东林党人,要是能查出来才有鬼,但许弘纲身为左副都御史,他要去,正是份内之职,理所当然,别人无可挑剔。

    吏科都给事中曹于汴、河南道御史汤兆京立刻出班附和,“臣等也觉得许大人所言甚好,先派许大人去应天查清此事,我等再次商议为妥。”

    东林党这是想要拖延时间,等上三个月半年的,东林党还抹不平此事,那就别结党了,大家分行李散伙吧。

    其他五党又不是傻子,立刻跳出来反驳,言辞激烈,一时间奉天殿前口水横飞,激辩滔滔,你方说完,我方再吵,看那架势,只要给饭给水,他们吵上一年都没问题。

    朱由学此时已经看清形势,当然不能让他们再吵下去,说道:“肃静。”

    贵喜立刻尖声叫道:“肃静——”

    朝臣们识趣,立刻退到一边,东林党只是想把水搅混,五党则是不管如何,非得拔掉东林党在应天府的根基。皇上让他们肃静正好,再想想说辞,等会再奏,力求将应天诸官一举拿下。

    朱由学笑咪咪的道:“诸官见解各有不同,甚好,刘元霖,你先入班,此议今日必然要拿出主意,众爱卿先想一想,等一会我们再议。还有那位官员有其他事情要奏的?可先行奏来。”

    钦天监立刻奏道:“启奏皇上,钦天监已经确定数个年号,请皇上御览。”说着呈上奏本,小太监将奏本呈至朱由学身前。

    马上就是过年,过年就得启用新的年号,钦天监此时送来,已经是晚了。

    朱由学扫了一眼,看到奏折上拟好的三个年号,‘泰昌、天启、崇祯’。朱由学再是历史渣,也知道崇祯这个年号,末帝年号,自个得讨个吉利,立刻就把这个年号撇一边去。

    泰昌不错,不过天启也很好,有一种世界重启的感觉,很有科幻味。朱由学也不发下廷议,说道:“就天启吧,明年改元天启。”

    朝中文武官员还没有从刚才激烈的廷辩中醒过神来,而且年号也没什么好争的,皇帝说是天启,天启就天启。

    于是千余官员一起跪倒在地,说道:“臣等遵旨。”改元天启就此定下。朱由学这个历史渣当然不知道,原来的历史中,泰昌应该是他老爹的年号,天启是他哥哥朱由校的年号,他嫌老爹的年号不好听,但最终占了哥哥的年号。

    定下年号,朱由学再道:“可还有事要启奏?”

    兵部尚书李化龙启奏:“启奏皇上,贩海之禁,屡经申饬,但仍有人公然违令,出海通商。查其货品,虽不是通倭之货,但此禁不可开,应押回原籍衙门拘审,着各有司衙门晓喻军民,不许私出大洋,兴贩通倭,以致再启事端。”

    李化龙话说的文绉绉的,朱由学听得困难,想了想才明白,李化龙说的是禁海之策,有人违反,私自出海通商,而且不许通倭,通倭就是通日本人。

    朱由学当然知道海商贸易有多肥,那可不止是聚宝盆,简直就是金山银海。历来对外贸易,都是暴利,这个钱他要是不赚,他就是超级二百五。

    但听李化龙话中之意,现在大明海禁,他要重开海禁,就得先弄清楚为什么要海禁。因此朱由学道:“朕对我大明海禁所知不多,有那位爱卿给朕讲讲,咱们为什么要海禁?”

    奉天殿前千余官员个个都有心做帝师,但有那个心,也不能出来,此时皇帝问话,要不就是该管主官出来回答,要不就是内阁辅臣出来回答。

    众官一起看向李廷机,现在海禁由几部共管,谁出来回答都不合适,那就只有首辅大人说话了。

    李廷机见自个众望所归,也只能站出来说道:“皇上,我大明海禁,自太祖时始。当时一些外国商人帮助张士诚、方国珍和太祖共争天下,太祖以外国皆夷,夷皆为患为由,施行禁海之策。

    后又发生宰相胡惟庸“通倭叛国”的大案,有一股倭寇居然敢助胡惟庸造反,太祖大怒,下旨‘片板不得入海’。

    永乐皇帝曾派郑和七下西洋,但自永乐皇帝后至世宗皇帝,我大明基本处于海禁之中,直至穆宗皇帝,以“市通则寇转而为商,市禁则商转而为寇”为由,始开始调整严禁民间私人海外贸易。

    隆庆元年,开福建漳州府月港为通商港口,除倭国外,私人皆可前往东南诸国经商。所以我大明海禁,只禁倭国,不禁其他诸国,而我大明官商,则从未海禁,每年朝贡所得,皆可抵一成国库之银。“

    咦,我没听错吧,所谓的海禁是只禁日本?难道我历史学错了?一听海禁就下意识的认为禁止所有贸易?

    朱由学问道:“李爱卿,你刚才上奏的意思是,我大明私人海商出海,只是不许通倭,而私人是允许出海经商的?”

    李化龙道:“启奏皇上,臣所言正如皇上所说,只要私人商范不携带违禁之物,不通倭国,我大明自隆庆时起,便允私商出海。”

加入书签
首页 | 详情 | 目录
正在加载